1732游戏论坛_网络游戏论坛_一起上啊!

查看: 7814|回复: 6

丐帮门派故事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1-4 10:44:1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  骤雨如幕‍


午后,一场暴雨突袭洛阳,黑压压的郊外电闪雷鸣,池蛙乱窜。一帮身着蓑衣的丐帮弟子疾驰林中,头上斗笠落雨如注,手中哨棒杵过泥泞的小道,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洪忠大哥,这雨短时间内怕是停不下来,不如暂且先找个地方避一避?”人群中一名身形瘦弱的男子道。


“不行,事关紧要,若耽误了巩长老的计划,你我定然吃不了兜着走!”洪忠道。


与此同时,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树林中突然闪出几抹黑色人影,他们身着劲装,手持斧锏,便如鬼魅般一涌而上,直杀得那群丐帮弟子措手不及。少顷,厮杀之声大作,两拨人马缠斗的身影却比那滂沱大雨更为浩荡。但见人群中一名黑衣人的长锏横削逆击,变化奇绝,很快便将那班丐帮弟子扫倒在地,旁边之人斧头一落,直直砍入丐帮弟子胸膛。


“快走!”洪忠护着另一名受伤弟子,哨棒倒劈在场的黑衣人,试图拦下他们的攻击。冷不防那柄长锏直贯小腹,他身形一晃,便倒在地上。另一名黑衣人挥出斧头,呼啸声出,一击砍中那试图逃窜的受伤弟子,须臾间,偌大的树林中便只剩下五名黑衣人屹立的身影。


“唐长老,都解决了。”黑衣人朝着不远处的丛林之后抱拳道。


“做得好,回吧。”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子道。车轱辘撵在泥泞之中带起一阵轻响,身后另一名黑衣人为他撑着伞,却仍旧有几滴冷雨滴落在他温润的脸上,而他眸中隐隐含 着笑意。


与此同时,丐帮总舵内传来一阵慌乱的叫喊。“花花!花花!”暴雨中那名少年阔步狂奔,一面跑着一面四处张望,似乎在寻觅什么物什。暴雨之声犹如擂鼓,便显得他的叫喊极其微弱。


躲在檐下避雨的杜胜悠悠喝一口茶,见那少年已被浇成落汤鸡,衣衫湿透,头发凌乱,狼狈得险些认不出来,便朗声道:“少主,何事焦急?”


“我的猫儿不见了!你可看见它去了何处?”


杜胜道指了指蹲在自己一旁打着哈欠的花狸猫,笑道:“是它吗?”


少年这才穿过雨帘,擦了擦面上水渍定睛一看,那花狸猫身姿肥实,皮毛光泽柔软,而它面容惺忪,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正是自己的花花。少年不由松了口气,埋怨道:“这家伙,怎跑到西厢来了!”


这少年,便是丐帮帮主逢农的儿 子逢殊,也不过十四岁,因胸无大志,喜好玩乐叫其diē娘十分头痛。而逢殊爱猫如命,被他收养的猫儿多达五只。这些猫儿成日在丐帮上蹿下跳,惹来不少弟子荒废课业与它们周旋。


杜胜道:“少主,你这猫儿成日来我这里偷蛐蛐吃,早把西厢当做自己家喽!”


“臭花花,平日还少了你的吃不成!”少年道,“便谢过了。”说着上前抱起花狸猫要走,怎料被杜胜一把拦住:“且慢,这猫儿将我那百战百胜的横南大将军吃了,属下斗蟋无望,少主不打发老叫花一点?”


少年一听,面色微冷:“多少钱?”


杜胜却不说话,伸手将袖里的骰盅摸了出来,往桌上一搁道:“少主只需赢过我三回。”


“怕你不成!”少年道,说罢便解开荷包将银两往桌上一撂,双眼显出不屑之色。为了给猫儿赎身,他也顾不得衣衫湿透,便耐着性子坐去案前。杜胜将那些银钱尽收眼底,面上作笑,便也从袖中掏出枚铜板搁去案上,指尖一拨,那铜板在梨木桌上滴溜溜打着圈,一如逢殊瞪大的双眼:“杜胜,你这是看不起我?”


“哈哈,实在是身无余钱!”杜胜将骰盅摇得哐哐作响,手法熟稔老练,一看就是赌场好手。逢殊的目光在他手上游转两圈,费解道:“奇怪,你这食指怎么缺了一截?”


“前些年扔骰子出老千,被人剁了。”杜胜风轻云淡道,手中一止,骰盅蓦然叩在案上,“少主,买大买小?”


“大!”逢殊不假思索。随即揭盅,逢殊急忙凑上前去数过一数,三枚骰子共计十二点,不由脸色一垮,扬了扬手道,“再来!”


一直到大雨初歇,逢殊已然连输十把,浑身银两输个干净不说,便连衣服也被扒得只剩下裤衩,一时间气极:“你定是出老千消遣我呢!不奉陪了!”说罢便要强行抱起猫儿离开,杜胜见状,急忙将他拽下:“那少主你来摇?”


逢殊瞪了杜胜一眼,好胜心作祟,便接过骰盅奋力地摇过几番,凝眉道:“这次我买小。”话音刚落,冷不防身后伸出一只大手,却是直直揪住了逢殊的耳朵。


“哎哟!”逢殊吃痛道。


“你这小兔崽子,好好的功课不学,竟敢在此赌钱!”女人拔高嗓门,杜胜只觉一双耳朵嗡嗡作响,不由抬眼一瞧:来人着一袭红衣,身材丰腴,粉面柳眉,正是逢殊之母,丐帮的帮主夫人汪琼英。此时她满面怒容,凶神恶煞,举手投足间皆映衬了她的外号——“赤夜叉”。


“见过夫人。”杜胜道。


汪琼英斜睨他一眼,冷哼道:“杜胜,你最近却是闲得很?”


“哪里哪里,属下忙着呢!”杜胜讪笑道,“正好天色放晴,属下也该去办正事了。”说罢袖子一挥卷走了银钱,便径直向结庐祠去。


暴雨过后,山寺格外清明,洛阳城的牡 丹 花刚谢不久,徒留一派绿意融汇在夏意盎然的街巷之中。位于丐帮总舵的结庐祠内传来极轻的敲门声,却无人应答,半晌房门缓缓被拉开,其间飞出一只香木雕成的机关鸟,它绕着杜胜盘桓两圈,随即口中吐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信卷,杜胜展开信卷一看,那凌冽的笔锋赫然写着:唐门机关密室图纸。


杜胜神情一凛,再望向屋内才发现木门已然紧掩,独留檐柱上左右悬着的两条机关巨蛇此时正口吐残烛,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墙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是有人靠近,杜胜脚下一点,人则飞快地翻过屋顶,隐在了暗处。


“唐辰学,还不快滚出来!”那十余人手持刀斧,满面怒色,正是净衣帮的杨天海和孙璧等人。他们怒骂一通未等来回答,杨天海忍无可忍:“做了亏心事不敢见人是吧?既然如此,休怪兄弟几个拆了你这结庐祠!”


“拆他 娘 的!咱丐帮可没有这等无耻东西!”孙璧道,说罢,屋前传来一阵打砸之声。


但见杨天海等人手持哨棒和长刀,对着那木门一通劈砍,怎奈木门纹丝不动。混乱之中,也不知谁人猛锤那机关巨蛇一通,巨蛇竟似活了一般,倏然从檐柱上盘桓而下,直直向几人扑咬过去。而孙璧闪躲不及,被一口咬下半个左腿,登时血流如注,昏死过去。另几人见状,无不吓得胆破魂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1-4 10:46:0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机关木蛇‍


      那机关蛇乃是以红木凿就,以玄铁点缀,盘骨错结,栩栩如生,其身长约摸七尺,足有大腿般粗,此时正眸吐红光。但见其长尾一扫,巨大劲道登时将数名弟子带倒在地,一时间尘飞土扬,哀嚎遍起。

      杨天海见状手持哨棒猛击大蛇头顶,只听“砰”的一声,哨棒断成两截,大蛇头顶却没有丝毫受损。又有一名弟子举起铜笔刺向机关蛇七寸,刚要近身,怎料机关蛇血口一张,当即咬断那人脖子。在场之人皆惧,纷纷跃开数尺,不敢靠近。杜胜见它口中獠牙乃是以寒冰之石打磨而成,其上淬了剧毒,即便没被活活咬死,随后也会毒发身亡,心中不由胆寒。

      见了血的机关蛇更是猖獗,直扑簇拥在孙璧周围的四五名净衣弟子。就在这时,人群外突然挥出一柄银晃晃的长刀,刀风初时虚,末时实,变幻莫测,须臾间便直直没入机关蛇腹中,一击即中。竟是江湖中极负盛名的玄虚刀法!

      许是损坏了体内重要机关枢纽,那机关蛇缓缓转头之时发出了一震奇怪的“咯咯”之声,红光湛湛的双眼牢牢盯着长刀挥来的方向。杜胜顺势望去,见那群净衣弟子身后果然闪出一名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男子,正是净衣帮长老巩震。而他右手一抓,长刀倏然从机关蛇腹中抽出回到他手上,随即寒光一现,巩震人已飞出,长刀又快又狠地斩向机关蛇头部。但见机关蛇迎头猛扑,谁料对方刀势铺天盖地,在众人还未来得及看清之时,便一记削掉了机关蛇的獠牙,随即刀锋一转,已然没入机关蛇喉中,刀锋刺出,机关蛇应声倒地,蛇尾抽搐一通,很快便不再动弹,眸中的红光也随之寂灭。

      巩震面上显出深恶痛疾之意:“哼,一堆朽木,岂敢放肆!”

      “这邪派贼子出手果真狠毒,顷刻间便杀了咱五名兄弟!若真叫他将富贵令据为己有,这丐帮岂还有咱们的容身之所!”杨天海愤愤道。

      富贵令便是前任丐帮帮主汪泉岫的信物,因多年前巩震对其有过救命之恩,汪泉岫遂亲自赐下令牌于巩震。一见富贵令如见帮主,便连如今的逢农也要礼让三分。但后来汪泉岫在参加论剑大会后神秘失踪,这枚令牌也被盗走。如今看来,应是巩震差人将其寻回,但半途出了岔子。

      “这贼人与咱们作对多时,如今不仅杀了洪忠等人,更是对咱们痛下毒手,帮主果真被猪油蒙了心,竟然轻信此等小人!”另一弟子道。

      就在这时,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拉开,一男子坐在烂银打就的轮椅之上被下人缓缓从屋内推出来,其须眉半白,身姿单薄,整个人都看起来异常清癯。杨天海等人见罢,纷纷握紧了兵刃,面色警惕。

      “不知巩长老光临寒舍,有何要事?”唐辰学口气平淡,许是因为上了年纪,他的声音略显沙哑。

      “把富贵令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巩震道。

      “人非我所杀,东西也非我所拿。”唐辰学冷着脸转向一旁道,“小千,送客。”

      “巩长老,请回吧。”下人抱拳道,说罢便推着唐辰学往屋内去。

      “你!”巩震两步上前作势要拦住唐辰学的去路。谁知另一条机关蛇立刻“咯咯咯”地从檐柱之上盘旋而下,横挡在巩震一干人面前。巩震心中气极,自然不肯轻易放唐辰学离开,他翻身而起踏过机关蛇颅顶,寒光闪闪的长刀霍然直袭唐辰学后背。危急关头,忽听破空之声大作,一柄竹青色长杖飞旋而来,直直将那长刀击退,因杖势刚猛无匹,竟震得那长刀一声嗡鸣,掉落在地上。

      是打狗棒!杜胜转头一看,不远处的月洞门之后快步走来一身材干瘦,面容方正的男子,他双目微突,鼻若鹰勾,容貌极其寻常,来人正是逢农。

      “见过帮主!”众人纷纷抱拳道。

      “何事斗殴?”逢农厉声道。

      一旁的杨天海见巩震面色不豫,便上前一步道:“回帮主,唐辰学勾结唐门杀害净衣帮七名兄弟,还夺走了富贵令牌!”

      “胡说,唐长老早与唐门划清界限,何来勾结?!”仆人小千道

      “小六子临死前亲眼看见唐辰学带走富贵令,将死之人还能说谎不成!”

      “血口喷人,今日唐长老一直在厢房中研读机关秘籍,半步未跨出房门,结庐祠的诸位弟子皆可作证!依我看,莫不是巩长老一心想要诛锄异己,加害唐长老!”小千道。

      “你!”

      “够了!”逢农大呵一声,“今日之事,我自会派人调查,若唐长老真有勾结外人残害同门之举,我定会严惩不贷!但若是有心之人故意污蔑唐长老,休怪我手下无情!”

      众人面面相对,却见巩震脸色青白,穿过人群拂袖而去。

      众人皆知,唐辰学乃是唐门老太太的大儿 子,因生来患有病疾,不得不长期饮药,后来病虽痊愈,但因遭到药物反噬瘫痪在轮椅上。而他对自己的亲侄子唐什登上门主之位心怀不满,设计暗杀对方却败露,被撵出了唐门。后来,唐辰学在机缘之下欲加入丐帮,此举遭到以巩震为首的净衣弟子极力反对,但因唐辰学以控鹤擒龙功之一的《擒龙篇》为见面礼,哄得帮主逢农欢心,逢农便不顾雷霆般的反对之声答应将其收入门下。而得到《擒龙篇》后,逢农武力大增,丐帮也凭借唐辰学所提供的的机密对唐门多次打压,声震江湖,尝到甜头的逢农更是对唐辰学言听计从。

      洛阳城郊外向来人烟稀少,林木参天,杜胜疾步跨过树梢,整个人犹如飞鸟一般穿梭在丛林之中,他寻觅半晌,见前方cǎo木凌乱,似有打斗的痕迹,便翻身落下,细细检查起现场的一土一木。许是因为洪忠等人的尸体已被净衣帮带走,现场的血迹也被大雨冲刷干净,唯独几柄哨棒弃置一旁。杜胜凑上前去,见那哨棒被利器砍成两截,豁口处干净利落,出手之人定非寻常江湖之辈。

      他又在附近转悠几圈,这才看见不远处一丛半人高的野**之后,有车轮驶过的痕迹,两轮间距狭窄,撵痕明晰,来者确然乘坐轮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1-4 10:46:3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旧情绵绵‍


      因杜胜仅是丐帮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白莲使,成日游手好闲,丝毫不如其他丐帮弟子一般忙碌。这日,杜胜在河边的cǎo丛中翻过几轮,好歹找到了一只头顶锃亮,身姿健硕的蛐蛐,他提起竹笼正要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谁料不远处突然

      “喵呜”地冲来两只狸猫,争斗间,便将那蛐蛐儿分食了。

      杜胜气极,抬起头来,果然见逢殊操着双手站在不远处,面上皆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少主,你这是故意刁难属下不成?”杜胜气呼呼道。

      逢殊道:“分明是这只蛐蛐没用,也怨不得我家猫儿。”

      杜胜吃瘪,听说上次他因赌 博被汪琼英揪回去罚跪了一天,便知眼下乃是逢殊对上次之事心怀怨恨,只得收了竹笼,冲着逢殊道:“少主,上次乃属下做事欠周,此番便帮你的猫儿捉些鱼来赔个不是,如何?”

      逢殊道:“当真?”

      “骗你作甚。”杜胜道,他在岸边随手折了根木枝,随即整个人腾空飞出,便如蜻蜓点水一般踏过河面,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木枝在河里快速穿插,随后扑腾之声大作,再细看过去,那木枝上没过两条肥实的鲢鱼腹部,正淌着血水。杜胜凌空一跃,瞬息之间便已落在逢殊身旁,而他鞋袜之上,甚至没沾染一滴水渍。逢殊吃了一惊。

      “喵!”许是嗅到腥味,那一白一花的两只猫忙不迭**杜胜的裤腿。

      “拿去拿去,馋嘴的家伙。”杜胜道,两只猫口中各叼一条鱼欢快地躲去旁边**丛里啃食起来。

      逢殊目送两猫远去的背影,眼睛一亮:“你这轻功好生厉害,叫什么!”

      杜胜琢磨道:“叫……踏海捞鱼。”

      “踏海捞鱼?”逢殊低念道,眼睛转过两圈,也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他兴冲冲道,“本少主要学这招踏海捞鱼,你快教我!”

      杜胜摸了摸下巴:“可少主不是不爱习武么?”

      “习武枯燥乏味,哪有喂猫儿好玩?”逢殊道,“但若能学会你这轻功,便可以帮我的猫儿捉鱼吃,岂不乐哉?”

      “少主此言差矣,你diē身为丐帮帮主,那打狗棒法可是威震天下,后来得唐公子相助,更是将失传已久的擒龙功发挥得神乎其神,咱丐帮总算扬眉吐气。若少主能继承你diē的衣钵,以后还愁没有鱼喂你的猫儿不成?”杜胜的语气几分试探。

      “我就不爱习武!”逢殊不耐道,“让你教我轻功便教我轻功,废话这么多作甚?”

      “是,是。”杜胜只好道:“轻功,讲究的是以意运气,气运丹田,施放轻功之时需心无杂念,与天地相参,与日月相应,才能行步如云,身轻如燕。”

      “与天地相参,与日月相应……”逢殊神情费解,片刻后豁然开朗,“明白了,如此简单的招数还能难住本少主不成。”说罢便学着杜胜的模样,以意运气,气运丹田,随即脚步跨开向河中一跃,便听“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救,救命!”

      逢殊被杜胜从河中捞起来时已然喝过好几口水,他在岸边咳过半晌,好歹将吞进腹中的水吐出来,随即骂骂咧咧地拧着湿透的衣裳道:“好你个杜胜,竟敢糊弄本少主!”

      “少主误会!”

      “哼,跟那唐瘸子一样讨厌!”说罢,便气鼓鼓地跑远了。

      这夜,乌云密布,眼见又有一场暴雨要下过来。身穿夜行衣的杜胜形色匆匆,一张脸被遮个严实,仅露出两只深邃的眸子。他飞快地跃上屋檐向结庐祠赶去,谁知路过天井之处,突然见前方人影一动,却是汪琼英,她提起一盏灯笼四处张望,许是在寻找逢殊。

      行至假山处,忽见不远处一名男子正坐在池边喝酒,那人长相颇为英俊,面容中带着三分笑意,正是巩震。汪琼英见到那人,面色一滞,便要转身离开,忽听巩震悠悠道:“夫人,这便要走?”

      汪琼英犹豫片刻,终才转过头来,神情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逃避:“巩长老有何要事?”

      “上次与你谈心还是十五年前,日子过得真快,转眼,我这鬓角也生白发了,而你却还是那么好看。”巩震兀自喝了一口酒,声音却似有些落寞。

      “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汪琼英道。

      “当年是我做得不对,可我,可我是真心喜欢你!”见那人面无表情,又道,“琼英,这些年,我过得很痛苦,我……”巩震说罢,顺势欲拉住汪琼英的手,却被她冷冷避开。

      “与我无关。”汪琼英说罢,提起灯笼扬长而去,徒留巩震一脸颓然地坐在池边。

      在丐帮中待过一些年头的丐帮弟子定然知晓,二十年前,汪琼英和巩震乃是门中最令人羡慕的一对神仙眷侣,两人感情笃深,如胶似漆。但因巩震此人生性风流,喜欢扎进女人堆里,手下的女弟子更是数不胜数,后来,汪琼英撞见巩震与别的女弟子暧昧不清,一气之下斩断情缘,嫁与父亲汪泉岫的亲传弟子逢农。而那之后,巩震便鲜少再回总舵,一直待在平凉的大礼分舵。直到几年后,巩震以精绝刀法成为净衣帮九袋长老,他在总舵的走动才多了起来,但因汪琼英的缘故,他和帮主逢农始终有着极深的隔阂。这些年,陪在巩震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帮中也传出不少他的风流逸事,但汪琼英的孩子已值束发之年,两人还会有什么可能。

      杜胜撇撇嘴,自然对这些八卦之事不感兴趣,眼下不巧撞见这尴尬局面,只好悄无声息地调转脚步,从另一个方向绕去结庐祠。

      此时,结庐祠的院落中一片漆黑,唯有檐柱上两条机关蛇口吐残烛,昏黄烛火被夜风刮得摇摇晃晃。旁边月桂树后,一条鬼鬼祟祟的人影正朝着屋内张望,冷不防身后魂门穴被人一点,那人两眼一翻便倒在地上。杜胜仔细一看,却是净衣帮弟子。他左右顾盼一番,见四下再无他人,便上前轻轻敲了敲结庐祠之门,片刻后,木门缓缓拉开,他一个飘身闪入屋内。

      偌大的厢房内零零散散堆积了许多石器和木材,男子坐在轮椅上认真翻阅着手中书籍,昏黄的灯影照亮他清瘦面庞,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单薄。而他不远处的桌案上还留着两盏热气腾腾的茶水,仿佛不久前有人来过。

      杜胜心中疑惑,却只是道:“唐长老,净衣帮已在门外盯梢多时,你却为何不处理?”

      “由着他们去吧。”唐辰学眼皮抬也不抬,“机关密室的图纸带来了?”

      “带来了。”

      “唐家堡眼下如何?”

      “听说唐老太太染上了肺痨,情况不太好。你三弟从江南赶回来,途中被五毒教的毕言打伤,中毒在身,如今性命垂危。”杜胜见唐辰学面不改色,又道,“一切正如你所料。”

      “过些日子便是母亲八十岁的寿辰,也该好好给她准备一份大礼了。”唐辰学接过杜胜递上来的机关图纸,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有温润之色,“唐家堡的机关密室包罗万象,其中就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么?”

      杜胜被他那骇人的笑容惊得心中一颤,只觉背后一阵发麻:“我别无他求。”

      “你好像不高兴?可你生平不是最擅长偷东西么?”见杜胜一直不说话,唐辰学的视线终于打探过来,仿佛想起什么一般,恍然大悟道,“瞧我这记性,你在八年前便已自废右手,立誓今生再不行偷窃之事,我怎就忘了。”一双深邃而阴戾的眸子仿佛要将杜胜看穿一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1-4 10:46:5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  新瓶旧酒‍


      金盆洗手?或者说,自己从良了。杜胜自嘲地笑了笑。

      上一次行偷窃之事还是八年前,那时候他刚从天山窃走了江湖中最负盛名的轻功秘籍《踏雪无痕》,从此轻功造诣在江湖中前无来者,上天入地更是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虽说江湖人总将他和柳风回并称为“神偷盗帅”,因柳风回是侠盗,劫富济贫,走到哪都被人簇拥着。而他偷窃只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自然臭名昭著。江湖中追杀者无数,他却从来没有放在心里,因为在这世间,根本没有能追上他的人。

      杜胜看了看自己缺了一截的食指,脑海中又记起那个女人的哭声。她跪在他面前央求道:“……这夜明珠是我的命,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带走它!”

      杜胜只觉脑子里嗡嗡作响,从结庐祠出来之后,便径直往西厢去。趁着暴雨还未落下,他三两步跨上屋檐,还未来得及推门,便见门口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倚在那里,许是睡着了。一听到脚步声,那人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杜胜,大半夜的你跑去哪里了?”

      杜胜一看,竟是逢殊,不由道:“少主,你在这里作甚?”

      “我学会你的踏海捞鱼了,特地过来通知你一声!没想到你竟不在房中,”逢殊上下打量杜胜一眼,满脸怀疑,“却还穿成这副模样,是干什么坏事了?”

      “哪里哪里,少主莫要乱说。”杜胜笑道,“且演示一番踏海捞鱼给属下看看?”

      “哼哼,此处不够我发挥,且去外面池塘!”逢殊道。

      夜里的池塘犹如一滩化不开的墨,仅有几朵睡莲漂浮其上,倒添几番韵味。岸边,逢殊手持木棍作屏息凝神状,随即纵身一跃,步伐在水面上轻轻一点,另一只脚急忙跨开,整个人竟轻盈敏捷,如履平地。他拿着木棍在水中捅过几番,竟真有一条倒霉的鱼儿撞上枪口。

      “不过几日便将轻功发挥至如此地步,少主果真是人中龙凤!”杜胜不忘谄媚道。

      “我diē传了些内功与我罢了,小意思。”被杜胜一夸,逢殊有些飘飘然,脚底步伐禁不住往岸上一跃,怎料迎头与一急奔而来的男子撞了个满怀。

      “哎哟,赶着投生呢!”逢殊吃痛道。

      “抱歉抱歉,属下有急事禀报帮主!”那人衣结补丁,头发散乱,正是污衣帮弟子,说罢便形色慌忙地穿过夜色,因未留意脚下,被藤蔓一绊,整个人跌倒在地。那人却似乎并未感觉到疼痛,复又爬起身来,向着总舵狂奔而去。

      总舵内,那人略带哭腔道:“帮主,蜀中来信,大智分舵遭遇唐门埋伏,死伤惨重!请帮主速速派人前往支援!”

      “什么?究竟发生何事,仔细说来!”眼下正值亥时,已然歇下的逢农身着睡袍立在屋前,屋檐下一灯如豆,映照出他一张脸略显慌乱。

      “今日夜里,大智分舵临时接到命令,让分舵弟子尽数前往蜀西围剿唐门,谁料正中埋伏,涂翰和申问长老皆已殉职,唯有伏昊苍长老尚在坚守!”

      “是谁下的命令!”逢农道。

      “来人手持富贵令,自称受唐长老所指示。”

      逢农面色骤变,炯炯双目中闪现悲愤之色:“你先飞书距离最近的大义分舵,务必击退唐门将大智分舵弟子全部救出!”

      “是!”

      那人还没跑远,夜幕中又有一名弟子匆匆奔来:“帮主……帮主不好了!衡州大义分舵发来求援急信,今夜围剿五毒遭遇埋伏,眼下情况危急!”

      逢农还未缓过神来,一听此事当即呆愣在原地:“大义分舵?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围剿五毒?!”

      “是,是唐长老下达的命令!”

      “混账!”

      便在一夜之间,六大分舵纷纷派来急书,皆道有手持富贵令之人自称是唐辰学手下,命令分舵立即动身前往围剿邪派,众人不疑有诈,率大量人马赶去,却正好中了对方早已设下的埋伏。情急之下,逢农不得不将手下弟子一分为六,快马加鞭赶往各地援助,而他亲自带人赶往蜀中,徒留夫人汪琼英驻守总舵。

      这厢,杜胜率领三十人马支援衡州,因山路崎岖,地势偏僻,一班人赶到已是第二日夜里,而大义分舵正沉浸在一派宁静之中。守门的两名弟子面容困乏,此时正倚在墙边打盹,一见杜胜等人,无不面色诧异:“白莲使,你们怎么来了?”

      “舵主王承运何在?”

      “回白莲使,这半夜三更的,舵主自然是在休息。”守门弟子道。

      “休息?”杜胜面色一滞,“昨日夜里总舵收到大义分舵的救援急书,声称遭到五毒埋伏,你们却在休息?”

      “什么求援?白莲使莫不是搞错了,大义分舵近日来虽说小事不少,但却从未与邪派正面交手。”

      “这么说来,求援急书非你们所发?!”

      “的确非我们所发,不知总舵究竟出什么事了?”

      “不好,快回总舵!”

      前几日富贵令被劫,巩震等人皆道乃唐辰学夺走,但奈何并无证据,且不说富贵令是否被唐辰学带走,光是冒充六舵发出求援急书引开总舵这一举措,便知对方打的乃是总舵的主意。而唐辰学在总舵已有数年,棋走此步毫无逻辑,定是唐门设计遣散丐帮人马,意图直取总舵。杜胜心知中计,也顾不得解释,火急火燎地带着一干人等赶回洛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1-4 10:47: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  打凤牢龙‍


      夜色已深,数十匹马穿过空旷的街道,直直奔向位于洛阳以北的丐帮总舵。越靠近,舵内的厮杀声越加惊心,但见一帮身着劲装的唐门弟子正与留守在舵中的丐帮弟子拼杀,偌大的庭内已横七竖八地躺了十余名尸体,血流满地。

      为首那人正是巩震,他周身有大大小小数道伤口,却不以为意,手中长刀挥出,一记带倒几名冲在前锋的唐门弟子。另一头,犹如鬼魅一般周旋在丐帮弟子之间的那人手持一柄阴阳扇,横挑倒劈之间便破了众人的攻势。

      “快救人!”杜胜大声道,数十名丐帮弟子纷纷涌上前去,与唐门缠斗在一起。而他飞身上前欲拖住那手持折扇的人,还未近身,却见那人扇展阴面,登时便有几枚暗钉射向自己前胸。杜胜翻身一躲,面色微惊:“合扇公子!你是唐平一?”

      数月之前,在唐辰学的指点之下,蜀中大智分舵曾奉命截杀唐门外堂之主唐大兴,临到关头却被机括堂搅乱,来者正是唐平一。

      唐门与丐帮的仇恨,与其说来源于唐辰学,倒不如说正邪向来不两立,而江湖从来容不下弱者。

      在太祖朱元璋夺得帝位之后,丐帮势力空前绝后,但因不肯与朝廷和平共处,忌惮丐帮势力的太祖曾接连暗杀三任丐帮帮主,绝学控鹤擒龙功遗失,丐帮也逐渐没落下来。后世虽有丐帮弟子广布天南海北,但多为老弱病残,武功高强之人零星几点,两极分化十分严重。再加污衣帮与净衣帮矛盾重重,丐帮几乎快沦落为江湖中的一羽鸿毛。

      直到后来,上任帮主汪泉岫力平净污之争,使两派达到短暂的平和,丐帮也逐渐回春。但没过多久,汪泉岫在参加神兵山庄举办的论剑大会之后神秘失踪,逢农不得不赶鸭子上架接承帮主之位,但因打狗棒法缺失最后三招,无法在江湖中立威。就在此时,唐辰学出现了,因被逐出唐门心怀怨恨,他声称愿以唐门所有机密为交换加入丐帮,并助丐帮攻破唐门,问鼎于江湖各派。这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但接纳邪派派之人的举措同样将背负骂名,更会让向来自持正义的丐帮弟子抬不起头来。

      故,以巩震为首的净衣帮强烈反对逢农接纳唐辰学,但以伏昊苍为首的污衣帮却大力支持,净污两派的矛盾再现苗头。

      “救命!救我!”不远处传来逢殊的叫喊。杜胜放眼一看,见逢殊被一名唐门弟子逼至角落,一把明晃晃的斧头便要朝他头上挥砍。不远处的汪琼英见罢神情焦急,哨棒扫退几名唐门弟子欲赶去相救,却在分神之间被一柄长锏击中后背,口吐鲜血。巩震眼疾手快,抢身上前将其救下。与此同时,杜胜脚下生风,冲上前去一掌劈倒那唐门之人,将逢殊护在身后。

      那数十名唐门弟子十分难缠,打斗之间,丐帮众人已然精疲力竭,虽杜胜一帮人及时赶回援助,但眼前局面仍旧十分不利。

      “究竟发生何事?唐门为何会突然来袭!”汪琼英道。

      “夫人莫非还没看明白,这一切皆是拜唐辰学所赐。”巩震提起袖子擦去嘴边的血迹,笑道,“唐辰学夺走富贵令,与唐门串通一气分散总舵人马,趁总舵后方空虚之时攻入,便是要给咱们致命一击。今夜,只怕你我都会葬身此地。”

      “什么?!”汪琼英面色愤恨。

      就在此时,忽听惨叫迭起,杜胜摆脱唐平一的纠缠转眼看去,见一条巨大的机关木蛇冲入人群之中,眨眼间便已击倒了十余名唐门弟子。唐平一面色一虑,随即飞身上前与机关木蛇打斗在一处,东躲西闪之间,便已绕着机关木蛇探查过几回,随即飞身而起猛踹机关木蛇头部,引得木蛇张开血盆大口向其撕咬过去,而他看准时机朝着对方紫红的蛇信子一踢,木蛇登时不再动弹。“咯咯”之声大作,但见其浑身机关扭动,各处木块折叠,不消片刻便恢复为一个机关木箱杵在原地。

      夜幕中突然响起击掌之声,机关木箱之后人影一动,唐辰学坐在轮椅上被小千推着从不远处驶过来,他面上带笑:“精彩,果真是一出好戏!”

      “大爷,门主特地派在下前来接您回去。”唐平一合上阴阳扇,面上露出一抹温润如玉的笑容。

      唐辰学却不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唐平一道:“你竟能一眼看出这机关木蛇的死穴在何处,真不愧是机括堂之主。”

      “大爷过奖,在下只是研习过你多年前留下来的机关手稿,受益良多罢了。”唐平一道,“如此举世无匹的机关造诣,只可惜,却不能为唐门所用。”

      “我的机关手稿?”唐辰学明知故问。

      “大爷走后,老太太便将那手稿珍藏在诸明殿中,这些年,她十分挂念你。”唐平一道。

      “挂念我?”唐辰学面上闪过奇怪的神色,却只是阴恻恻地冷笑一声。

      “所以,你叛出唐门是假,为祸丐帮是真。”巩震厉声道,“唐辰学,还快不把富贵令交出来?!”话音刚落,杀气袭人,巩震已然手举长刀朝着唐辰学猛砍过去。这时只觉面前人影一动,小千已一掌连就轮椅与唐辰学一道推开,自己则闪身一避,那骇浪如山的刀风竟生生将地上青石板砍成两截。她左手再出一拳,拳势至柔至韧,若有若无,就在巩震受此迷惑之际直袭他前胸,而他虽及时横刀格挡,但仍旧被逼得倒退两步。巩震显然有些不可置信,蓄力再出一刀,怎料小千的拳风不疾反慢,阴柔朦胧,一招还击而去,竟生生将玄虚刀法克制。

      “空明拳?你究竟是何人?!”巩震惊愕道。

      见小千没有要回答的意思,杜胜忙道:“巩长老稍安勿躁,富贵令并非唐长老所盗,这一切都是唐门搅乱丐帮的计谋。”

      原来杜胜在洪忠等人遇袭的现场发现轮椅痕迹,险些也怀疑一切乃唐辰学所指使,但总觉疑点重重。后来他私下打听,才知事发当日,唐辰学确然一步也未曾离开过结庐祠。再加六封求援信来得极其凑巧,幕后之人用意为何便也经不起推敲。

      “可惜,眼下局势已定,大爷,请吧。”唐平一道。

      “哦?若我不走呢?”唐辰学道。

      “那便对不住了。”唐平一眼神一凛,阴阳扇展现阳面,登时便有数道利刃直袭唐辰学前胸。就在这时,屋顶上黑影一闪,风过处一记石子猛然撞上唐平一的阴阳扇,他臂上一麻,如何也使不出力气。再待细看,坚韧的扇面已被砸破一个窟窿。这厢,小千已避开巩震的攻势,翻身过去挡在唐辰学面前,眸中杀气腾腾。

      “撤!”唐平一道,在场的唐门弟子面面相觑,只得紧随唐平一翻过高墙,遁逃而去。

      一枚普通的石子随手掷出,便有石破天惊之势,可见那人内力充沛,道行高深,已然是江湖中一流高手,难怪唐平一等人望而生畏。杜胜望着黑影闪过的方向,忽觉那身影有些眼熟。

      逢农等人回来已是七日之后,杜胜听说大智分舵确然收到命令围剿唐门却中了埋伏,死伤惨重,直到总舵前去援助之时,百余名弟子已然只剩四十二人存活,便连长老伏昊苍也险些折损其间。五帮人马一对口径,才知大仁分舵也遭到袭击,而其余四舵皆是如杜胜一般,白白奔波一场,唐辰学夺走富贵令一事也不攻自破。

      近些年来,因唐辰学的背叛,唐门处处受到威胁,除去唐辰学已迫在眉睫,若能因此引发丐帮内讧,使得丐帮分崩离析,岂不妙极?

      杜胜转头看向巩震,却见他面无表情,似乎对此结果并不满意。但众人皆痛骂唐门心机算尽,不折手段,似乎并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心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

积分

武林新丁

发表于 2022-4-6 15:14:57 |显示全部楼层
尼玛,这是写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2-4-12 15:44:44 |显示全部楼层
意中人 发表于 2022-4-6 15:14
尼玛,这是写小说?

额,是游戏最新的剧情设定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1732.com官网|1732游戏论坛_网络游戏论坛_一起上啊! ( 蜀ICP备09a012676号-6 )

GMT+8, 2023-2-6 02: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