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2游戏论坛_网络游戏论坛_一起上啊!

查看: 8126|回复: 5

圣火门派故事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0-22 13:56: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 别有用心


      大漠的天气便如女人的心思一般阴晴不定,初时还风和日丽,转眼便已天昏地暗,乌云疾走,掀天狂风将黄沙兜头泼来,直将人浇得个沙土满面。

      修罗鬼枕在枯黄树干上,拂一拂面上新添的尘沙,目光灼灼地打量着不远处那名新来的侍女,其人身姿妙曼,面容姣好,区区侍女便如此美貌,也不知那传闻中有着西域第一美女之称的麻谷米娅是何等的天人之姿。修罗鬼听说麻谷米娅初来圣火之时年纪尚幼,教主便只好将她养在光明顶旁边的寒月殿中,避见外人,已有三年之久,而她时刻以轻纱遮面,不露容颜,仅有一双眼睛便如娟娟新月一般,顾盼生情,十分漂亮。如今她将在不久后八月十五的中秋之夜行及笄之礼,正式成为教内圣女,教主等人特此招开迎圣大会,广宴教内群豪。

      出神之际,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修罗鬼!”那声音便如晴天惊雷,直震得修罗鬼一个踉跄从枝头跌落下来,随后连滚带爬地拜倒在那位男子脚下:“少主,有何吩咐?”

      那男子锦衣玉带,大腹便便,眉目则凶横至极,他趾高气昂道:“昨天死去哪里了,四处找不见人!我叫你取的东西呢?!”

      修罗鬼心下一紧,讪笑道:“少主,那看守《八仙掌》的叫花子身手了得,属下实在敌他不过呀!”话毕便觉小腹上被使劲踹了一脚,那男子怒目相对,气愤道:“废物!一本秘籍也搞不定,本少主养你作甚!”

      修罗鬼身形干瘦如柴,自然受不住这大力的一脚,当即被踹倒在地,他捂着疼痛难耐的小腹,巴巴道:“是,是,少主息怒,属下这便夺去!”说罢,正要遁走,谁料男子又喊了一声:“谁让你走?”

      修罗鬼脑子嗡嗡作响,心知对方极为难缠,腹中骂过两句,只得硬着头皮道:“少主还有何事?”

      “我要杀卫冲寒!”

      “什么?”

      “老子要杀卫冲寒,夺回 教主之位!”

      修罗鬼两眼一黑。

      男子愤愤道:“这卫冲寒为了登上教主之位不折手段,竟敢害死我老子,实在可恶!”

      修罗鬼左右张望,万幸四下空无一人,他胆战心惊道:“少主,此话不可乱讲,”说着声音又降下几分,“教主他为人光明磊落,怎会害死你父亲?何况当年前教主死于走火入魔,此事大家皆有目共睹……”

      男子气不打一处来,唾沫横飞:“哪里胡说!今日那乌南孙便暗中透露,我老子乃是炼了被卫冲寒篡改的《乾坤大挪移》秘籍,所以才会走火入魔!”

      “这,这……可有证据?”修罗鬼道。

      “看过《乾坤大挪移》之人除去卫冲寒便都已经死了,如今死无对证,何来证据!”

      “可是……”

      “哪来那么多废话,老子说杀便要杀,就在八月十五的迎圣大会上,你准备准备。”男子怒道,说罢便大摇大摆地往圣火大殿去了。

      修罗鬼目送男子远去的背影,长叹一声。这位少主,便是前任掌门裴康伯之子裴谦龙,其人脑满肠肥,胸无大志,多年前仗着他diē的势力酗酒豪赌逛窑子,千金败尽,那时修罗鬼常伴其侧自然刮去不少油水,成天吃香的喝辣的,便连那百花馆的妙妙姑娘至今还惦记着他。但后来裴谦龙因追求圣女麻谷米娅不得,堕落之下染上鸦 片,成日混迹赌舍吞云吐雾,裴康伯在练功之余听闻此事勃然大怒,随即气血翻涌,经脉错乱,竟一口血喷出驾鹤西去。教中便一直流传着裴谦龙将其父亲活活气死的传言。

      而那之后裴谦龙洗心革面,立誓要接承父亲衣钵,以自创的心龙神功横扫江湖,但因其天资愚钝,在武功造诣上粗通皮毛,便逼迫着修罗鬼四处为他窃夺江湖中的武功绝学。修罗鬼好日子到头,但奈何裴谦龙人傻钱多,仗着他**留下的金山在门中横冲直撞,而修罗鬼若寻到秘籍胡吹乱嗙一通,定能得裴谦龙挥金重赏,是以,即便挨打受骂,修罗鬼也低眉顺目,听之任之。

      但这少主向来烂泥扶不上墙,诸事皆需要别人铺排,今日怎就斩钉截铁地拟定好刺杀教主了,莫非背后还有高人指点?修罗鬼就利益得失算计一番,觉得尽早离开这位少主才是上策,否则引火烧身,届时再逃便来不及。

      傍晚时分,绿洲的村民议论纷纷,皆道下午黄沙席卷,将一名年轻女子卷过土丘,埋进了三尺高的黄沙之中。村民将她从黄沙里刨出来时,她已奄奄一息,好在绿洲的郎中妙手回春,将她救了下来。而修罗鬼正好在此向讨卡梦婶讨马**酒喝,凑上前去一看,见那姑娘容貌灵秀,怎奈体内寒气与漠北暑气相冲,周身大汗淋漓,已然湿透的衣裳勾勒出其姣好的轮廓。

      修罗鬼色心大起,便屏退郎中,使出内力逼出了姑娘身上的寒气。半晌,姑娘终于醒转,一见修罗鬼,连连道谢。

      “小姑娘姓甚名谁?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修罗鬼不怀好意道,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对方。

      那姑娘却无察觉,客气道:“在下杜婵,前来漠北拜师学艺,敢问大哥可知晓圣火教在何处?”

      修罗鬼一听,心知近日圣火教在江湖中大收门徒,一方面是光明右使萧奕想为圣火引入新鲜的血液,一方面则是迎圣大会将至,圣火教以烟王蒲天纵,前长老乌南孙为首的几个老东西好逸恶劳,其门下弟子个个自认清高,肯扛旗击鼓的底层弟子便显得尤为稀缺。

      “拜入圣火有甚好处,最后还不是被那些养尊处优之辈当下人使唤。”修罗鬼挑挑眉,笑容灿烂,“不如跟着大哥我吃香的喝辣的,保你在这漠北横行无阻!”

      小姑娘面色一惊,连连摆手道:“多谢大哥美意,在下一心闯荡江湖,将来便是想要叱咤武林,一战群雄。”

      “就你?”修罗鬼面色一冷,抚上杜婵的右手摩挲道,“小姑娘莫要不识抬举,大哥救你一命,你便该以身相许!”

      杜婵骤然将手抽出,面色惶恐:“你你……”

      “修罗鬼!”屋外传来厉喝,随即破空之声大作,眼底银光一现,竟是柄大腿粗的长刀从门外直刺过来,修罗鬼侧身一躲,长刀便贴着他脸畔“铛”的一声插在了土墙上。那刀势极其刚猛,虚实共生,可见精妙,而力道也恰到好处,若再用力一些,想必早已将那土墙摧塌。

      修罗鬼险些被削掉左耳,心下一寒,扭头见门口不知何时杵着一座岿然大山,来者豹头环眼,满脸髯须,身高七尺且身材极其雄壮,医馆的小木门竟容他不下——正是圣火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的青额虎王柳烁!

      修罗鬼心中暗骂一声晦气,面上笑嘻嘻道:“竟不知虎王也在此处,惭愧惭愧。”

      柳烁却不吃这一套,怒道:“修罗鬼,你好大的狗胆!正事不做,又在这里调戏黄花闺女!”

      “不敢不敢!”修罗鬼急忙道,“属下尚有要事,告辞!”说罢抢身爬上窗户,一溜烟地遁逃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0-22 14:02:3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龙蛇之蛰


      圣火教个个都是狠厉之人,像这柳烁,此前乃是东夷匪寨寨主,因劫掠了朝廷供奉被天武军围剿,山寨毁于一旦,柳烁便一路西逃投奔圣火,后在第十七次传火大会上以一招隔山震虎之法击退三十六路英豪,成为名震一时的青额虎王。而修罗鬼这样的小角色自然翻不起什么浪花,在门中饱受轻视,只能跟在裴谦龙身畔转悠。

      百花馆的老鸨趋炎附势,人阔时奉为上宾,人贫时冷脸相驱,十分无情。这厢,修罗鬼身上仅剩两个铜板,想见妙妙一面却碰了一鼻子灰,四下寻不到快活,便只能琢磨着前往何处抢夺两本粗俗的武功秘籍哄一哄那裴谦龙。翻过两三个土丘,黄沙之后突然响起驼铃之声,因眼下正值初秋,而边境战事频起,前往邻国的商队便少之又少。修罗鬼趴在黄沙之上贴耳一听,约有三五头骆驼,个个步伐沉重,定然驼了不菲的货物,若是杀其个措手不及,定能干票大的。修罗鬼心中一动,便寻了处隐蔽角落藏身,静候着商队靠近。

      片刻后,修罗鬼才发现这所谓的商队除骆驼之外尚有五六个脚步轻盈之人,其身法或飘逸或浑厚,非同凡响。再待细听,为首的男子却是腔波斯口音:“此次迎圣大会鱼龙混杂,大家行事务必谨慎,万不可被看出端倪。”

      另一名男子道:“大哥,卫冲寒武功高强,想要杀之何其困难,我们定要铤而走险么?”

      “你懂个屁!杀了卫冲寒,圣火教才能为我们所用……”几人吵吵嚷嚷的走远了。

      修罗鬼心中一惊,莫非此次暗杀乃是大有准备?裴谦龙出息了!但距离迎圣大会尚有半月之久,这些人早早来到漠北却是为何?修罗鬼心生好奇,便悄悄尾随其后,一探究竟。

      商队一路直奔圣火教,驼铃之声便响彻四周。而圣火教向来庄严肃穆,仅是通往光明顶的巨大拱门便颇有格调,拱门左右各雕一名身姿婀娜的少女,面容祥和,手执火炬,意喻着光明所指。拱门之后,土垒环抱,那新来的女弟子杜婵正与门内几名师兄切磋刀枪之术,十余斤重的长枪在手中轮得呼呼作响,她小身板看似瘦弱,实则精干历练,颇有一番巾帼不让须眉之势。而不远处,一名身形中庸,两鬓斑白的男子长身而立,其眉宇之间凝着深邃之色,双眸却平静无波,正是前任长老乌南孙。

      商队行至拱门处,为首之人在乌孙南面前拜倒,面色淳朴道:“在下赫卢,仰慕圣火教已久,听闻贵派近日于江湖中广收门徒,还望尊长收我们入门,此乃小小心意。”说罢将骆驼背上的沙袋一解,里面竟塞满了金灿灿的珠宝,叫修罗鬼看直了眼。
乌南孙嘴角一扬,转头吩咐手下道:“冠春,带他们下去。”

      “是!”人群中一名弟子道,说罢便牵了骆驼引五人离开。

      修罗鬼目送几人远去的身影,心下不由陷入深思:这些人个个皆是武中好手,如今冒充新弟子潜入圣火,届时杀卫冲寒一个措手不及,果真绝妙!而裴谦龙三天前说乌南孙透露其父死于卫冲寒之手,想来这幕后牵头之人,定是乌南孙无疑。

      说起来,多年前太祖朱元璋夺得帝位后过河拆桥,对曾经的盟友圣火教痛下杀手,残余教众被迫逃往波斯藏身,待百年之后重振旗鼓,他们的子孙后代便一直想要雪此前仇,一统中原,乌南孙就是其一。

      但裴康伯、卫冲寒等中原教众皆忌惮武林各派的强劲势力,不肯轻举妄动,而乌南孙作为波斯圣火的长老,为逼迫卫冲寒侵 扫原武林,曾对正道大派痛下杀手,后来更是冒充少林偷袭边陲大军,引发众愤,以至于以少林、昆仑为首的江湖七大门派围 攻光明顶。卫冲寒虽与光明左右使以及三大护教法王联手将其击退,但也在少林住持无言道公的手下受了重伤,而乌南孙亦被罢黜长老之位。

      没想到乌南孙至今还未死心,修罗鬼心中一乐,教主之位横竖轮不到他这种小虾米头上,但裴谦龙若真做了教主,一人得道鸡 quǎn 升 天,指不定他也能驱走蒲天纵那些老东西,混个光明使当当。心底寻思一番,此前要脱离裴谦龙的打算登时夭折腹中。修罗鬼脑子一转:区区《八仙掌》算什么,裴大少主想要的东西还赶紧不给他老人家弄到手,否则今后哪里还有好处可讨?

      修罗鬼当即决定再往丐帮一遭,但腹中饥肠辘辘,便顺道前去讨马nǎi酒喝。谁料一到绿洲,酒馆已然打烊,卡梦婶以及周围许多村民皆哭嚎连连。修罗鬼上前询问,才得知昨夜马贼光顾,将绿洲洗劫一空。

      “那马贼十分可恶,便连夫君临终前交于奴家的珠钗也一并夺走。奴家,奴家这可怎么活啊……”卡梦婶哭诉道。

      “娘亲不哭……”小男孩紧紧抱住她的胳膊,面露愁色。

      卡梦婶乃是一个无夫带幼子的小寡妇,长相清丽,性情朴实,常年靠卖马nǎi酒为生。许是日夜熏陶,其人便也如马nǎi酒一般香醇浓郁,微辣之中又带着丝丝甜润。修罗鬼贪慕其美色,时常来此与她套近乎,但每每都能被她 儿 子凌厉的眼刀吓退。

      眼下,修罗鬼寻思着若能将失物寻回,定能哄得卡梦婶喜笑颜开,在这绿洲定然也能留下个赫赫名头。但那马贼窝乃是龙潭虎穴,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皆是愣子所为,以他的身手必定折在里面。修罗鬼不爱管这桩闲事,正欲寻借口脱身,忽见一女子身着劲装,背负一柄威风凛凛的长枪往大漠中去,竟是杜婵。修罗鬼心中一动,急忙追上去将其叫住:“杜师妹,近日在门中过得可还舒坦?”

      杜婵回过头来,一见修罗鬼立马弹出三尺开外,皮笑肉不笑道:“师兄有何指教?”

      “怕甚,师兄又不害你。”修罗鬼笑得风轻云淡,“前面翻过三个土丘有一帮马贼为祸百姓,这不,绿洲村民皆倒了霉,师兄见你入门多日武艺大涨,不如去那里试试身手,若能将大伙儿的失物寻回,也算行侠仗义,积些厚德。”

      “多谢师兄指点,正好虎王吩咐我前往大漠中取些蛇胆为教主制药,我便一道去了!”杜婵道。

      “教主情况如何?”修罗鬼追问。

      “听说功力已经恢复,还有些内伤需要将养。告辞啦!”杜婵说罢,已然闪身而出,一副对修罗鬼避犹不及的模样。修罗鬼心道:嘁,一板一眼的女人真没意思!转念又道:卫冲寒伤势已近痊愈,乌南孙等人想要篡夺教主之位便难上加难了,还是自求多福的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0-22 14:07: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人间修罗


      很快,修罗鬼的良心便不安起来,因杜婵拜入宗门也不过几日,武功造诣拙劣,若葬身于马贼窝中,想必柳烁那个莽夫定会将自己大卸八块。修罗鬼踌躇半晌,终决定去马贼窝附近探探情况。

      此时已近黄昏,天边余霞成绮,耳畔则传来阵阵秃鹫的长鸣。修罗鬼矮身躲在土丘之后,悄悄打量着前方,那里一派静谧,横七竖八的马贼尸体躺了一地,便如炼狱一般。修罗鬼四下寻觅不见杜婵,而那马贼窝也一派死气,他不由地贴着土丘一路摸过去。那些马贼死相极为惨壮,皆双目圆瞪,身体干枯,无一活口,十余只秃鹫正来来往往抢夺着尸体的腑脏。

      修罗鬼又向前几步,见这些尸体脖颈之间皆有一排深邃的牙印,似是什么极其歹毒的吸血功法,心中不由一惊,记起波斯最负盛名的一大高手——但舒羊。其人嗜杀成瘾,好食人血,在波斯更有镇狱明王之称。想来其潜入圣火吃斋太久,定然按捺不住。

      对于修罗鬼而言,这劫后战场正好是探寻宝藏的绝佳之地,若是扒开这些尸体的衣物,碎银、珠宝、武功图谱,甚至于芳馨尚存的女人肚兜,皆被珍藏,可惜做鬼带不下地狱,便只能由他这活在人间的修罗鬼代为消遣。

      他麻利地在这些尸体上挑挑拣拣,直到衣兜重若千斤,他才留意到不远处的营帐之后有微弱的喘息之声。修罗鬼急忙上前查看,见一身形单薄的女子被压在几具尸体之下,因伤痕淋漓,蓬头垢面,已然面目全非,即便如此,他还是认出了这人便是杜婵——果真是个命大的小东西。

      杜婵醒来已是三天之后,但对于马贼窝所发之事已然模糊不清,只记得她砍杀马贼之时传来一阵秃鹫的叫声,随即头上一重,她便已昏死过去。

      光明右使萧奕板着一张脸坐在堂上,听罢众人之言,怀疑漠北混入了什么阴邪的武林高手,但江湖中并无如此邪功流出,不由地陷入苦闷,全然没有想到但舒羊这等邪物也被乌南孙请来了圣火,修罗鬼啧嘴称奇。

      “舅舅,何必妄自菲薄?”人群中一名长相英俊的少年走上前,面色倨傲,正是萧奕的侄子狄伦。他道,“就算有阴邪之人混入又如何,咱还怕他不成?”

      萧奕面上不悦,眸中一派深邃之情,冷声道:“迎圣大会将至,众弟子需提高警惕,万不可有何闪失!”

      “是!”

      “烟王呢?”

      “兴许烟瘾犯了,又躲在何处吞云吐雾呢……”

      “行了,下去吧。”

      修罗鬼转头一看,见那五名新来弟子正低眉顺眼地藏在人群之中,但舒羊也阴恻恻地隐在其间,而一旁的裴谦龙面色自若,丝毫不惊讶的模样。

      厢房之中,修罗鬼毕恭毕敬地将那本从死尸身上摸出来的《风云手》递去裴谦龙手中,作痛哭状:“少主,这秘籍乃是属下与一秃驴大战三百回合所得,那秃驴身手不凡,险些将属下一掌毙命,幸亏属下这条贱命阎王爷不收,否则只怕日后再也无法为少主效力!”

      裴谦龙轻飘飘斜睨他一眼,却似不吃这套,他一掌夺过秘籍翻阅两番,随即脸色一沉,猛地将秘籍摔在地上:“什么风云手,老子要的是那丐帮八仙掌!”

      修罗鬼被吓得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在裴谦龙面前道:“少主莫气,这风云手乃是少林绝学,曾横扫江湖风靡一时,当年那猖狂至极的无为和尚,便是死在这风云手之下!相比起来,那丐帮的八仙掌也不过尔尔。”

      “当真?”裴谦龙将信将疑道,修罗鬼急忙将秘籍拾起递去裴谦龙手中,斩钉截铁道:“当真!小的哪敢欺骗少主您?!”

      见裴谦龙再次翻阅起秘籍,修罗鬼又道:“这风云手乃是至阳至刚的掌法,与心龙神功相得益彰,如今少主的神功内已容纳刀枪剑戟之术,若有拳掌腿脚之法相辅,定能睥睨群雄,称绝江湖!”顿了顿,“不过,如今小的重伤在身无钱医治,不然还能为少主多寻些秘籍来……”

      裴谦龙听罢,肥硕的面上绽出笑意:“待本少主登上教主之位,还能少了你的好处?”说着,已从怀中掏出粒碎金拍在修罗鬼手中。

      “多谢少主多谢少主!”修罗鬼掂量着那枚眼屎大的金子,心中正欢喜,忽听裴谦龙道:“这是你未来三年的赏金,可要省着点花。本少主已然山穷水尽,不过就算散尽家财也要把心龙神功创作出来。”

      果真抠搜,修罗鬼暗自翻了个白眼,转念又问:“少主,那马贼之事……”

      “不该你操心便不要操心,本少主乏了,滚吧。”

      “是,属下告退!”修罗鬼殷勤道,话罢匆匆退出房间。

      修罗鬼将那锭碎金在手中抛了一抛,心中惦记起着那风情万种的妙妙姑娘,不由喜上眉梢,出神之余怎料与一飞奔过来的女子撞了满怀,金子登时飞出几尺开外。

      “哎呀!”那女子一个踉跄就要向地上跌去,修罗鬼眼疾手快,抢身一拉,女子顺势撞进怀中。四目相对那瞬间,修罗鬼这才发现对方竟是麻谷米娅身边那名新来的侍女。而她虽掩着面纱,眉目之间却柔情似水。

      修罗鬼一颗心扑扑直跳,强作镇定道:“姑娘,你没事吧?”

      女子摇摇头,这才从修罗鬼怀中挣开,随后三步上前将那闪闪发光的金子拾起来,递还至修罗鬼手中道:“抱歉,无意撞倒师兄。”

      “无碍无碍!”修罗鬼笑眯眯地将金子接过,指尖肌肤触碰带起一阵酥痒。

      “小女子阿庆,有缘再见。”女子展颜一笑,眉眼弯弯,随即匆匆往裴谦龙房中去,转身掩门那瞬间,她春花般的笑容依旧未减分毫。

      修罗鬼痴痴看着她消失的身影,心中忽似阳春三月般,百花齐放。这阿庆对自己竟如此和颜悦色,一点也不如别的女人那般冰冷。修罗鬼想罢,心中却半是欣喜半是惆怅,那裴谦龙一心追求圣女麻谷米娅不成,将其身边丫鬟揽为己有也不无可能,眼下,莫非是在房中寻欢作乐?修罗鬼心有不甘,一咬牙便悄声贴去裴谦龙门口,屏息凝神地听着屋内动静。

      与此同时,裴谦龙的声音毫无波澜:“……你那主子却没一点眼见力,总是拒本少主于千里之外。待本少主坐上教主之位,她便也只是我手中一个玩物罢了!”

      阿庆道:“少主,小姐态度强硬,实在是碍于圣女一职不可亲近男子,否则又怎会拒绝您的青睐。”

      “什么圣女不可亲近男子,待本少主上任,定将这破规矩废除!”裴谦龙顿了顿,又道,“她近来情况如何?”

      “小姐已全力准备迎圣大会,这些时日,便连光明右使的面也没见。”

      “行,帮我盯紧她,若有异常,速速来报。”

      “是。”

      “迎圣大会的事,你可别忘了。”

      “婢子明白。”

      修罗鬼一听屋内响起脚步声,急忙闪身躲去一旁树林之后,少顷,便见那阿庆身姿婀娜地走出屋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0-22 14:11:5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 绛衣朝圣


      迎圣大会越来越近,这些时日,门中一帮弟子在天罗蛛王纳多安的指挥下帮着布置迎圣大会。修罗鬼忙里偷闲,搬过几捆红绸之后,便趁大家不备躲去圣火大殿对面的枯树后打盹。

      “杜师妹,小心点!”

      “知道了!”

      修罗鬼被喧闹之声吵得无法入睡,他从树后探出个脑袋,正好看见杜婵抱着一大捆红地毯站在高台之上,手中一松,那红地毯便顺着石阶骨碌碌滚下来,歪歪扭扭铺在大殿之中。杜婵却没闲下,又开始就摆正红毯上蹿下跳。修罗鬼见她抓耳挠腮的身影,叹息一声,跟着自己过好日子不成吗?非要做圣火教的傀儡。修罗鬼颠了颠手中二两黄金,不由记起阿庆柔媚的眸子,心中一动,便起身偷偷摸去寒月殿。

      此时的寒月殿一派静寂,修罗鬼敏捷地避开守卫,翻身越过高墙,又穿过两处长廊,总算寻到圣女麻谷米娅的寝殿。他寻了处隐秘角落躲藏起来,忽听殿中传来一阵唏嘘之声。

      “……前任圣女佩罗珊当年可是芳名远扬,怎料后来恋上一个臭道士,为此还赔了性命!”一女子道。

      “什么臭道士,那可是武当掌门太和真人!”另一女子道。

      “听说是萧左使与太和真人斗狠之时不慎将其误杀,这么多年教中无人敢提佩罗珊之名,并非没有缘由……”

      “好了,你们下去吧。”是麻谷米娅的声音。

      修罗鬼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还有下人当着主子的面嚼舌根。屋外骤然响起三四名女子离开的脚步声,修罗鬼探头一看,身姿窈窕的阿庆正好走在最后。他瞅准时机,待几人路过之后抢身一拽,又在对方惊叫之前紧捂其口,阿庆登时被他拽入角落。在看清是修罗鬼时,她面上的惊惧之色瞬间转为柔媚:“你,你怎么来啦?”

      “来看你。”修罗鬼说罢,从袖中摸出一支雕花玉簪递去阿庆面前。

      “这,多谢。”阿庆接过玉簪面露羞赧之色,微微染红的面颊便如三月桃花一般动人,“可是我不能久留,一会儿还要去准备迎圣大会的庆酒。”

      “能见你一面,我便知足了。”修罗鬼痴痴道,“那酒可沉?若需我帮忙尽管使唤!”

      阿庆面色一滞,急忙道:“不必不必,我先走一步了。”

      修罗鬼见她神情异常,登时困惑不已。

      迎圣大会这日,风清月明,数百圣火弟子皆身着劲装手执火炬,汇集于大殿两侧,而引路弟子则从圣火殿内一路排列至拱门附近,数百支火炬连成一条火龙,在漆黑的夜幕中腾云驾雾。修罗鬼搭眼一望,那但舒羊、赫卢、乌南孙和裴谦龙等人皆位于殿内,看不清神情。什么迎圣大会,分明是场鸿门宴,也不知今日那宝座会轮到谁的头上。

      亥时至,各大当头陆续就位。卫冲寒高坐上方,面色冷毅,多日不见,他的身形似乎消瘦不少,但一双寒浸浸的眼眸依旧透露着威严之气。其座下分别是光明左右使萧奕、蒲天纵,以及三大护教法王,几人神色庄重,唯独光明左使蒲天纵手持雕着繁纹的烟杆吞云吐雾,面无表情。

      “良辰至,请圣女!”卫冲寒身旁的主持高声道。登时锣鼓齐鸣,热闹非凡,修罗鬼这才发现杜婵立在圣火大殿门后,正吭哧吭哧击着锣鼓,小身板看起来倒是敏捷不已。

      “拜见圣女!”在场呼声震天。

      但见那弯若银蛇的石阶上,麻谷米娅身着一袭红白相间的长袍,面罩轻纱,仅露出一双黑亮的鹿眼,其间似有星子闪烁。火炬将夜空点亮,投落下的余晖照耀她周身,使其仿佛笼罩在一层圣洁的光芒里,直叫身后几名侍女黯然失色。她跨着轻盈的步伐向圣火大殿走去,举手投足之间依稀可见少女风情。修罗鬼仔细一张望,这才看见阿庆和另外几名侍女紧跟麻谷米娅身后,眉眼深邃。

      “拜教主!”主持声音拖得老长,“一叩……”

      麻谷米娅拎起裙摆款款跪在地上,双手交于胸前,对着卫冲寒深深一拜。

      “二叩……”

      修罗鬼一双目光深深锁着阿庆,却见她在三拜教主之后,抬其头若有若无的瞥了旁边的裴谦龙一眼。与此同时,主持的声音高昂:“礼成,敬酒!”

      殿外顿时烟火大作,轰然绽放在静谧的夜空,修罗鬼冷不防被吓了个哆嗦,他见殿内依旧没有动作,这才兀自擦了冷汗抬头看天空。那烟火绚烂多彩,星如雨下,颇有一番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意味。

      殿内,阿庆从一旁的侍女手中接过圣托,其间共七座琉璃盏,她将酒分别送至几位尊长手中,随即留下一杯捧至圣女面前。麻谷米娅柔夷轻抬接过琉璃盏,又向着高台一拜,便掀起面纱将酒饮入口中。

      未待修罗鬼看清其容颜,忽听一声:“酒中有毒!”话音一落,悬蛛护法纳多安已将杯盏砸在地上,酒液洒落之处,登时冒起白沫,“是一品红!”

      但为时已晚,卫冲寒及萧奕等人已然将酒喝下,全然未料到会有人做手脚。

      “杀!”只听赫卢一声高喊,位列圣火大殿两侧的弟子纷纷暴起,刀枪齐至,他们步伐轻快,身手灵敏,瞬息之间便如鬼魅一般闪至卫冲寒面前。天罗蛛王纳多安眼疾手快,袖中一挥,便有细如牛毛的长丝射出,死死勒住了几人脖颈——正是悬蛛缠,听说此物柔韧之极,锋利之至,削铁如泥,而纳多安此前为五毒教的悬蛛护法,这缠索在他手中便似长了眼一般。

      就在悬蛛缠快要勒断几人的喉咙,赫卢一枚利刃挥至,登时将那蛛丝斩断,利刃直刺卫冲寒眉心。却叫卫冲寒抬手一格,浑厚的内劲已将利刃格回,径直没入一波斯教众胸膛,便只听得一声惨叫,那人已倒地身亡。

      “保护教主和圣女!”萧奕高声道,手中方天画戟挥出震退几人,随后一马当先冲上前去。但见他长戟一扬猛劈那帮波斯人颅顶,又趁对方躲闪之际横扫当空,登时便有劲风呼啸而过,霸道而又刚猛的长戟直直将为首几人斩杀,正是一记霸王风月。随后,又有更多波斯弟子从门外涌入,与萧奕缠斗在一起。纳多安见状,忙将悬蛛缠挥出,密密麻麻的蛛丝在大殿门口结成蛛网,将内外隔绝开来。修罗鬼正愁着是否上前相助赫卢等人,一见此状,便心安理得地躲在角落中看好戏。

      与此同时,柳烁身中剧毒无法动弹,欧阳朋则冷着脸观望在一旁,修罗鬼见他身板笔直,面不改色,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听闻其赤鹍内功百毒不侵,看来并非浪得虚名。而欧阳朋为人向来冷漠,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出手,眼下形势,兴许还有得一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289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10-22 14:14:3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 贪食兀鹫


      很快,萧奕便因毒侵体内而无法支撑,被那帮波斯人擒获。而蒲天纵亦中毒在身,不愿动弹,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随即便有诸多波斯教中涌上高台,欲将其擒下。修罗鬼从夹缝中一瞥,见蒲天纵嘴上擒着笑意,待那班人冲上前来,他口中白烟一喷,便有四五人惨叫着捂住双眼跌下高台。另有几人不信邪地再度扑向蒲天纵,却见他手中烟杆轮过两圈,白烟腾飞,那几人登时惨叫连连,犹如滚瓜一般跌在地上,而他们的眸子皆是混沌一片,血丝遍布,有中毒之态。

      “竟是一品红!”纳多安惊讶道,“烟王,你……”

      蒲天纵虽身为光明左使,但其同样也是四大护教法王之一,江湖人称其为“大漠烟王”。其年事已高,有龙钟之态,但眸中依然精明。他年轻时便因擅长各门武器而纵横西域,仅败在裴康伯手下。为了打败裴康伯,不惜加入圣火教,整日与其朝夕相对,研究对方的武功招式。发愁之余染上烟瘾,欲罢不能,随后将武功招式尽数融于烟斗中,自创非烟大 法问鼎江湖。

      而非烟大 法,乃是江湖中唯一能克制乾坤大挪移之法。眼下,应是蒲天纵循着乾坤大挪移的门道,将体内一品红之毒转移至烟杆中,混着白烟散出,一旦侵入眼眸,必定毒入腑脏。修罗鬼惊叹不已,再看向一旁的乌南孙,依旧没有动作,而裴谦龙早已胆战心惊地躲在一处座椅之后,瑟瑟发抖。

      蒲天纵索然地抽了一口烟,白烟登时喷出口鼻,烟雾缭绕,少倾,烟杆脱手而出,直直撞向人群中一名劲衣女子,那女子猛然拽过旁边的波斯男人挡在身前,烟杆登时击中其前胸,男人惨叫一声,已然口吐浓血。那女子面无表情,大口一张,顺势咬在男子脖颈之间,吸食起鲜血。

      “竟不知明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蒲天纵幽幽道,烟杆复再击出,但舒羊一掌击开身前替死的男人,大步跨上房梁,身法快如闪电,梁上登时响起一声阴恻恻的冷笑。那但舒羊抱臂而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打量众人。其长发披散如瀑,一张脸煞白如纸,许是长期吸食人血的缘故,她的双 唇却红如朱砂,乍一眼看去,竟分外渗人。

      “是你!”卫冲寒抬头看向但舒羊,眸中迸射出强烈的杀意。

      “卫冲寒,你这教主之位坐得够久,是时候退位让贤了!”乌南孙却也不回避,上前一步道。

      “南公,你们这是何苦?”麻谷米娅不可置信道。

      “米娅,你且退后,待老夫杀了卫冲寒,给你献份厚礼!”说罢,手中的昆山烛龙锤终于挥向卫冲寒。

      与此同时,屋外尖锐的鸣叫之声大作,十余只秃鹫盘桓在圣火殿上方,虎视眈眈。而蛛网之外,一干弟子正奋力斩杀着其余的西域教众,呼声震天,鲜血四溅。修罗鬼便像一根墙头cǎo般摇摆不定,索性躲去附近的土垒之后静观其变。

      圣火殿内,赫卢引着七八名壮汉结成刀阵,疾攻卫冲寒前胸,而乌南孙手持昆山烛龙锤夹击在侧,房梁之上,更有青面獠牙的但舒羊蓄势待发,眼下正是左右逢敌,四面楚歌,而卫冲寒身中剧毒,大势已去。修罗鬼心中叹惋,决意追随乌南孙一方。

      谁知卫冲寒忽地冷哼一声,右手拍案,一柄金光闪闪的燎原枪登时从其座位之下射出,他跨步一踢,长枪直穿刀阵,势如破竹,直将赫卢等人震退几尺。背后劲风掠过,他翻身而起,避开凶悍无比的烛龙锤,左右两掌则凝起内劲直劈乌南孙小腹,已现杀机。而此时,卫冲寒虽化解前后险境,却是将头顶危情置之度外,但舒羊瞅准时机,身影快如疾风,瞬息之间已然闪至卫冲寒背后,她血口一张,露出青白獠牙,眼见就要咬中其脖颈,怎料停在其一寸的位置如何也近不了身。但舒羊进退两难,似乎被一股强大的粘力牵制。

      在座皆惊,但见卫冲寒掌风森然,脸上忽青忽红,掌势忽吞忽吐,游走不定。赫卢等人见罢,救主心切,再次扬起长刀挥砍过去,却仍旧无法近身,再待一探,便有一股强大的劲力从卫冲寒掌中迸射而出,顷刻之间便如排山倒海一般将几人震飞,撞落在地上。

      “教主竟炼成了乾坤大挪移第六层!”一旁的柳烁惊讶道。

      卫冲寒嘴角一扬,轻蔑之意尽显:“区区蝼蚁,也敢与虎狼谋食?”说罢又发一掌击中乌南孙前胸,乌南孙登时口涌鲜血,当场毙命。

      “哼,没用的东西。”但舒羊森冷的声音响起,眼前黑影一过,那女子已不见踪影。

      修罗鬼被吓得面色惨白,心中庆幸自己瞻前顾后未掺和其中,否则下场必定惨烈,日后还是要尽快与裴谦龙划清界限才好。而乌南孙定是未料到卫冲寒已突破乾坤大挪移第六层,否则怎会失手。

      而眼下,麻谷米娅等人惊魂甫定地立在一旁,卫冲寒运气将毒逼出,面色冷若冰霜。他望向座下一派狼藉的圣坛,双眸中显出阴戾之色:“将波斯叛贼尽数诛杀,一个不留!”

      众人无不神色慌张地跪拜在地上,噤若寒蝉。修罗鬼抱着头,从手指夹缝中瞥见裴谦龙亦跪拜在地,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早知这位教主极其难掰倒,裴谦龙和乌南孙等人又在做什么春秋大梦?

      夜色已深,乌南孙等人的尸体被抛至黄沙之中,数十只兀鹫往来其间,争食着他们的腑脏,修罗鬼躲在不远处的土垒之后眺望过去,顿觉那场景便如修罗地狱一般可怖,而他却再也没有前去摸尸寻宝的勇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61

积分

武林新丁

发表于 2022-9-8 10:53:58 |显示全部楼层
侠义道2中圣火赤鹍刀王叫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1732.com官网|1732游戏论坛_网络游戏论坛_一起上啊! ( 蜀ICP备09a012676号-6 )

GMT+8, 2023-2-6 00: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