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2游戏论坛_网络游戏论坛_一起上啊!

查看: 11743|回复: 5

唐门门派故事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41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9-17 10:19:0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  幽居初夏‍


      “你们都给本少爷站稳,不许动!”静谧的屋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吼,那声音几分稚嫩,几分威严,直叫竹林前五名顶着瓜果蔬菜的弟子心惊胆战。

      此时唐小熙正急着为唐老太太送去冰镇雪梨羹,搭眼一望,果然看见不远处的哨塔之上正杵着一名十来岁的少年郎,他身板圆润,面色天真,扎着个冲天髻,此时正费劲地摆弄着面前的机关弩。而他身畔各站了两名手持长戟的哨卫,皆是抓耳挠腮,又急又无奈的模样。唐小熙当即便明白了这小少爷唐颉又拿门中弟子寻开心,正要制止,忽听“倏”的一声,寒光飞泻,一枚弩钉射出,直刺那名顶了西瓜的男弟子。

      “扑——”弩钉射穿西瓜,绯红的瓜肉登时在男弟子头上炸开,男弟子惊叫一声,随即如释重负般瘫倒在地,周围其他几名弟子见罢,纷纷抖若筛糠。

      “倏——”又是一枚弩钉飞出,这次却是直射另一名女弟子面门,登时惊叫再起。瞬息之间,不远处一条人影跃空,又快又狠地将那弩钉一踢,直叫弩钉转个弯射入了前方的竹林之中。唐小熙飘身落地,手中一碗雪梨羹却是分毫不洒。


      “多谢师姐!”女弟子战战兢兢道,说罢将头上的白菜往地上一搁,人则飞快窜入身后的阁楼中消失不见,其他几名弟子见状,纷纷遁逃。

      “小熙姐姐,你又坏我好事!”哨塔上的少年郎一跺脚,愤愤道。

      “小少爷不听话,我这便向老太太告状去,今儿个免不了一顿竹笋烧肉。”唐小熙说着,转身要走。

      “别别,我错了!”唐颉神情慌乱,急忙抱着木柱追下哨塔,谁料手上一滑,整个人已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

      这唐颉,便是唐老太太的小孙儿,二爷唐辰问之子,其人调皮捣蛋,整日在门中上蹿下跳,惹得众弟子苦不堪言。而他从哨塔上跌落摔伤了屁股,唐小熙将他送到药记堂时,他还哭腾不已。

      “男儿有泪不轻弹,小少爷再哭,待会儿可传得满门都要笑话你。”旁边的女弟子道。

      唐颉呜咽两声,果然不再嚎哭,口中嘟囔着屁股疼,几名女弟子将他抬上卧榻检查伤势,但因治伤的药差一味三叶枫,无奈之下,唐小熙只得吩咐了手下弟子为唐老太太送羹,自己则钻入竹林之中为他寻药。

      唐家堡依山而建,里里外外皆被翠竹包围,其间药草葳蕤,虫兽遍地,自成天然药材宝库。唐小熙正埋首挖着三叶枫树根,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说话声。

      “昨夜我起来上茅房,正巧看见一个黑影从太上掌门房中闪出,你说她一个老太太,暗地里还偷男人不成?”

      “……我看你是撞了阎王,鬼话连篇!”

      “我说真的,那黑影儿高高壮壮,一看就是个阳气颇甚的兄弟……”

      唐小熙抬起头,便看见不远处两名新来的男弟子正在竹林掩映处撒尿,她信手一挥,掘土镰刀径直飞出,猛然劈断了两人头上三尺处的竹青蛇。蛇尸砸落在他们脚下,登时将两人吓得惊叫连连,半晌才记起要将裤子提起来。一见唐小熙,那人脸上顿时浮现出怒色:“你这丑东西,竟敢捉弄我!”

      唐小熙却不说话,凌空掷出一片三叶枫,登时破空之声大作,那叶片竟如飞镖一般直射男子前胸。男子斜身躲闪,五指一屈,长拳便如铁锤一般直袭唐小熙面门。唐小熙抬肘格挡,腾出左拳来猛击其小腹,趁着那人避退瞬间,她跃上翠竹借力,双脚毫不客气地踹其前胸,那人登时犹如沙包一般被踹出一丈开外。

      “丑东西,你……”男子半晌没爬起来,正要开骂,随即又有三枚竹叶直袭他胯下,没入了他裤裆前一寸之地。男人被吓得面如土色,骂声也哽在喉中,久久吐不出来。另一男子急忙上前将他扶住,挤眉弄眼道:“是太上掌门的贴身侍女,快走!”

      自唐老爷子去世后,唐老太太一心整顿宗门数十年,心力交瘁,别说物色第二春,很多时候便连饭也顾不上吃,这些新弟子张口乱造,一来无知,二来愚昧。若放在从前,早就被唐小熙一刀了结了,但眼下正值老太太大寿前夕,杀孽不宜太重,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轻易要人性命。

      唐小熙将三叶枫送去药记堂,见那小少爷被下人拿竹编蝈蝈逗得开怀大笑,丝毫没有受伤的模样,便也安下心来。药记堂常年清冷,因唐门弟子个个擅长使毒却不擅医道,除却堂主唐朔,便仅有七八名弟子在此做杂役,而前几日,因老太太年老体迈,又患上风寒,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唐朔心中焦急,便带着几名弟子外出寻药,如今还未归来。这番,唐小熙正好将老太太的药煎好,送去诸明殿。

      初夏的唐家堡热气弥漫,翻天竹浪便如滔滔江水一般奔涌在天际。那帮新入门的弟子此时正在广场附近操练,或舞刀弄枪,或攀爬哨塔,挥汗淋漓,刚毅的呐喊震破云霄。唐小熙于人群中寻觅一番,见竹林中那两名男子亦在其间,感受到她的打量,两人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目光。

      待来到诸明殿时,她看见体态雍容的唐老太太正坐在案前翻阅一摞枯黄的纸卷,神情专注。听到脚步声也不抬头,只是悠悠道:“听说你方才与门下弟子打起来了?”

      唐小熙道:“回老太太,正是。”

      “那些人出言不逊,你直管将他们杀去便是,无需手下留情。”唐老太太口气平淡,仿佛在拉扯着家常之事。

      唐小熙沉默片刻,料想老太太定然不知那新弟子的胡诌,便道:“他们说得也没错,我本来就丑。”在唐家堡中,她可谓丑名远扬,不同于别的女弟子,门人一提及她总是带着或多或少的偏见,仿佛容貌丑陋便是天大的罪过一般。

      谁知唐老太太闻声目光一滞,抬起头时面上显出不悦之色:“女儿家不可妄自菲薄,容貌不过表象,实力才是本质,否则天下那些漂亮女子,怎最后多是碌碌无为,荒度余生。”

      唐小熙心头一酸,忙道:“多谢老太太警示。”说罢将药放于案上,正好瞥见唐老太太所看的那摞纸卷乃是大爷唐辰学留下的机关草图。

      门外恰时奔来一名女弟子,她焦急道:“老太太,不好了,二爷和二夫人又打起来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41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9-17 10:23: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乱云千叠‍


      二爷和二夫人,自然是唐颉的爹娘——唐老太太的二儿子唐辰问,以及铁掌帮千金林意。唐老太太颇为头痛,不爱搭理这些事,便朝唐小熙摆了摆手,意识她前去看看。

      此时已近黄昏,落日的余晖将唐家堡笼罩在一派和煦光芒里。唐小熙还没迈入神武堂,便听见一阵振聋发聩的吵闹之声。

      林意口气愤懑,粗着嗓门儿道:“二十多年过去,你却还藏着那个女人的东西!既然如此,咱俩早做打算,就此分家便是!”

      唐辰问心虚道:“这……这不是她的东西!”

      “怎么,你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林意道,话音刚落,屋中传出一阵花瓶破碎,桌椅倒塌之声。唐小熙向来也不爱管别人夫妻之事,但眼下老太太吩咐,她又不得不管,便只好往屋中探了个头,正好看见林意举起一方红木桌要向唐辰问头上砸去。

      “二爷,二夫人,有话好说。”唐小熙道,身影一闪,便挡在了唐辰问身前。林意一见唐小熙,登时眼眶泛红,半晌才将木桌放下,随后坐在不远处的案前哭作梨花带雨。

      要知唐辰问早年是个混世魔王,因追求峨眉女弟子方以寒多年无果,意气上头差点退出唐门,被老太太揪在列祖列宗面前跪了七天才知悔改。后方以寒心有所属,不惑之年的唐辰问才彻底死心,苦习武学走上正轨,最终以登峰造极的银针飞花之技成为神武堂堂主。

      再后来唐辰问与林意一见钟情,结为夫妻。因林意比唐辰问足足小了二十岁,两人虽感情笃深,但诸多时候意见分歧,一言不合便大吵起来。此番,正是林意在屋中发现了一枚来历不明的雕花银簪,怀疑唐辰问还念着旧爱,而唐辰问解释半晌,依然说不出银簪的由来,只得闷在一旁。

      唐小熙见那银簪纤细修长,首部雕着七瓣莲花,尾部锯齿参差不齐,模样十分古怪。“是钥匙。”唐小熙道。

      林意和唐辰问听罢面上皆有疑虑,接过“银簪”细看一番,果真是钥匙!

      “钥匙又如何,这分明就是女人的东西!”林意虽说气消了大半,仍旧不依不饶。

      “夫人,我只是见它古怪,从路边捡来而已!”唐辰问无奈道。

      “撒谎!捡来的东西为何藏于枕间,你分明做贼心虚!”

      两人争执一番未果,唐小熙见他们没有再打的意思,便将钥匙收入怀中,道:“想来此物只有机括堂知晓来历,婢子便先将其带走了,告辞。”

      唐小熙本欲找机括堂堂主唐平一讨教一番,谁知却扑了空。

      “师姐,堂主他出门在外,眼下还未回来。”守门的弟子道。

      此时天色已黑,唐小熙奔波一日浑身已是大汗淋漓,便只好作罢,回到房中唤来几名婢子为她打税沐浴。绯红的花瓣撒入木桶,她屏退左右,摘下面具来一个人泡在其间发呆,总觉那银簪上的七瓣莲花十分眼熟。走神之际,忽听一阵细微的窸窣之声传入耳中,她借着面前的铜镜一看,身后一只手已悄然探上桌案,欲将她方才摘下的面具偷走。她心中一凛,信手捞出两瓣残红向桌案之后射去,只听一声惊叫,面具砸落在地,那人则迅疾地躲去了桌案之后,唯有一个冲天髻尚露在外。

      “屁股不痛了?”说话的间隙,唐小熙已跃出浴桶套上了外衫,不紧不慢地在脸上捆着面纱。

      “痛……”唐颉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之意,他小心翼翼从桌案后探出双眼睛,打量着唐小熙那湿漉漉的长发。

      “今日若不罚你,岂不便宜你做了小流氓?”唐小熙取下不远处的鸡毛掸子,冷声道,“手伸出来。”

      “小熙姐姐……”唐颉瘪着嘴,颤巍巍地将手伸到唐小熙面前,得来那鸡毛掸子狠狠抽在掌心。

      “错了错了!”唐颉哀嚎道,“我只是想看小熙姐姐长什么模样!”

      唐小熙气不打一处来,正欲再抽唐颉两回,忽见不远处一抹黑影飞快地跃过竹林,向机关塔奔去。

      “去找你爹娘,保护好自己。”唐小熙吩咐道,随即一脚踏出阁楼,朝着那黑影追去。

      那黑衣人身材魁梧,高高壮壮,像极了新弟子口中所说之人。唐小熙躲在暗处,正好看见他在机关塔前左顾右盼一番,随即掏出笔墨细细在纸上勾画,似乎记录着什么。难道机关塔之密已泄露?唐小熙心底一沉,这才记起那枚银簪似乎正是机关密室的钥匙!因钥匙常年被诸明殿保管,很少有人知道钥匙的模样,而唐小熙上次见到这钥匙,还是多年前老太太封存机关术之时。

      “来者何人?”唐小熙高声道。

      却见那人猛然抬头,被黑布蒙住的面容上一派惊惶之意,未待他反应过来,唐小熙已飞身上前,袖中短刺一现,便朝着那人脖颈之间挥刺。那人险险接过唐小熙几招,却只守不攻,其身法极轻极快,灵敏自若,纵高伏低之间便将唐小熙甩开好远。

      就在这时,破空之声大作,夜幕中忽有三抹蓝光流星般飞泄而来,直袭黑衣人前胸,一时间风驰电掣,寒芒惊天。那黑衣人虽轻功极佳,进退有章,但此番亦被凌冽的暴雨梨花针逼得节节败退。就在唐小熙欲趁机捉拿对方之时,那人却已旋身踏上竹枝消失不见,便如一阵风般,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是踏雪无痕。”清冷的声音响起,唐小熙回头一看,果然见那丰神英毅的男子从不远处走来,他身着一袭玄青色劲装,颀长身姿在暗夜中便如修竹一般清隽。

      “见过门主!”唐小熙道。这踏雪无痕功法乃是天山至宝,江湖中极难遇见,听说此功法多年前便被杜守财盗走,江湖人曾群起追杀之,怎奈不久后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方才那人,莫非便是杜守财?

      唐小熙心中一沉,被杜守财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杜守财曾乃一名江洋大盗,与柳风回并称为“神偷盗帅”,但不同于柳风回的侠盗,杜守财偷窃多是为己,在江湖中名声不佳,仇者遍地。但其轻功造诣冠绝江湖,上天入地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正是因此,江湖人才对他忌惮不已。

      “我要出门一趟,去调查灵山窟之事。”唐什道,“从明日起,门中加强巡逻,不得让旁人有可乘之机。”

      “是。”

      “辛苦了。”唐什说罢,转身便离开了机关塔,独留唐小熙在原地怔愣了好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41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9-17 10:26:5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无妄之灾‍


      待到唐平一回来已是两日之后,他仔仔细细将机关塔查过一番,却未发现任何被破坏的痕迹,倒是那枚雕花钥匙向来被老太太藏于暗处,怎料夜里熟睡间被杜守财所盗,才叫起夜的弟子唐凡误解。兴许后来杜守财找不见开锁之处,便将其丢弃,为二爷唐辰问所得。

      而那之后,守卫更是将唐家堡围得犹如铁桶一般,直叫失去自由的小公子唐颉抱怨连连。

      “出事了!快来人,快来人啊!”

      这日午后,一阵张皇的叫喊犹如惊雷般炸响在静谧的唐家堡内。此时唐小熙正守在诸明殿外等着老太太午睡,她放眼一望,便看见不远处几个弟子七手八脚地抬着一个人往药记堂奔去。那人须髯半白,双目紧闭,竟是门主唐什的父亲,三爷唐辰思!她心中一惊,急忙追上前去。

      因三爷精于算账而武学资质平平,无缘成为门主,在他弱冠之年便带领外堂弟子四处经商,为唐门带来不菲的财富。三爷生意繁忙而疏于对家人的照看,后来妻子难产去世,**唐什亦在唐老太太的教养之下长大,父子俩的关系十分疏离。

      药记堂中,一中年女子正仔细检查着唐辰思的伤势,周围几个下人双目呆滞,面如纸色,仿佛中毒的是他们一般。

      旁边一名下人哭诉道:“老太太八十大寿将至,三爷一心为其贺寿,推了近两月的生意往来,一路从江南赶回蜀中,怎料途中与五毒教的毕言狭路相逢。一帮人马幸存无几不说,便连三爷也身中蛊毒,命不久矣!”

      “还有救。”中年女子柳眉倒竖,面有不豫之色,许是被哭啼之声吵得心烦意乱,又道,“哭啼啥,三爷是门主他 diē又不是你  diē,还不赶紧去通报门主!”

      这女子便是药记堂堂主,唐朔,在蜀地有着“毒仙之称”。其人长相清丽,医术极高,看似知书达理,实际脾气古怪,她门下有三不救:非死人不救,非唐门弟子不救,非赏心悦目者不救。

      二十多年前,蜀地西南之战的爆发,正是因药记堂弟子与五毒教众拼毒,牵连了无辜百姓,而峨眉长老丁陶宜多管闲事,虽出手救了一甘百姓,自己却误中五毒腾蛇护法桑川夏的蛊毒,不治身亡。随后,峨眉为讨回公道,与唐门、五毒两派恶斗,致无数势力卷入其间,最后不得不以三方掌门决战收尾,而五毒教作为败者,也被逼得退出江湖二十载。是以,五毒教向来对唐门心怀怨恨,争斗不休。

      “门主他前去调查灵山窟之事,眼下不在门中。”唐小熙道,她见三爷印堂发黑,面色青紫,是中毒已深的模样,就算救回来,也会落下旧疾,不由心中苦闷。

      唐朔看一眼唐小熙,无奈道:“他中的是悬蛛毒,毒性阴寒,非五毒珠不可解。眼下,我只能调出相近解药暂且将此毒压制,但始终不是长宜之策。”

      “五毒珠?”唐小熙道,“此物数年前便已被五毒教夺走,眼下如何能寻?”

      “那帮蛮 子心肠歹毒, 处处生事,退离江湖二十年却还不够长记性。”唐朔面上显出愤恨的神情。

      上任药记堂堂主乃是唐朔的师叔唐达师,其为炼天下至毒,倾尽毕生心血引江湖中的五种剧毒炼制毒丹,耗时九九八十一天,谁料最后炼出的五毒珠非但没有任何毒性,反倒可解天下奇毒。

      唐达师思过半矣,大彻大悟,此后专注以五毒珠救人,化解迷途者无数。但五毒珠的出现,也叫向来只杀 人不救人的五毒教心生怨恨。在屈退江湖二十载后,教主巫游一心想要重拾威严,在用毒之上更是不择手段,而她欲杀之人为唐达师所救,一来二往双方仇怨积深,导致最后唐达师丧命于五毒教之手,而五毒珠秘方失传,仅剩的五毒珠亦被夺走,以至于如今唐朔解毒无凭,唐辰思性命危矣。

      唐小熙道:“再过不久便是老太太寿辰,若三爷有个三长两短,又如何能叫老太太宽心?”

      唐朔叹了口气,又道:“听说五毒教如今已然侵入蜀南,以竹海首当其冲,那些教众在竹海炼毒养虫,搞得乌烟瘴气,当地百姓备受其苦,常常与其发生冲突。前些时日,唐门精英弟子唐恬曾率人前往竹海对抗五毒教,似乎曾瞥见过五毒珠的踪迹,你不如去碰碰运气?”

      唐小熙道:“交于婢子便是,在婢子回来之前,还望堂主务必保住三爷的性命。”说着便要离开。

      唐朔突然意味深长道:“门主这还未回来,你便已经替他**安排好了一切,有时候我却在想,你效忠的究竟是整个唐门,还是门主他一人。”

      唐小熙一愣,半为掩盖半为坦诚道:“堂主说笑了,我一个下人,自然该为主子尽心竭力。”

      唐朔轻笑一声,仿佛已将她面具之后慌乱的神情看穿,却只道:“五毒教藏龙卧虎,你此番前去多带些人手,正好让新来的那几名弟子历练一番。”

      “是。”唐小熙答。有唐朔的吩咐,唐小熙自是毫不犹豫地叫上了那日在竹林胡诌的弟子唐凡和唐高飞,两人一听说要往蜀南,神情皆凝重不已,虽对那日之事绝口不提,但心中早已明白唐小熙的不怀好意,料想此行必定九死一生,只好连夜立下遗嘱。

      蜀南竹海位于叙州一带,此处翠竹成海,不见尽头,微风一过,便有竹浪滔天,瀑飞泉涌。蜿蜒蛇形的小道上,几匹健马疾步穿过竹林,在一处驿站停下。为首的女子飘身下马,英姿飒爽,唯独一张面具掩去了脸上所有神情,几名弟子则紧跟在后,一见驿站,纷纷露出欣喜之色。

      因一班人马风尘仆仆地奔波两日,眼下早已是人倦马疲,而此番艳阳高照,他们在驿站中要了些水食,一通胡吃海喝,正尽兴时,忽有黑漆漆的庞然大物从梁上悬落下来,正好挂在几人眼前。

      “有蛇!”旁边的女弟子唐玉惊叫一声,人则飞快地从座上弹起来。但见那大蛇足有五尺长,碗口粗,浑身爬满银斑,其尾部勾于梁上,身体垂于半空,头若三角,目含烁珠,“嘶嘶”地吐着信子。在座皆吃了一惊, 男弟子唐仲眼疾手快,长锏挥出,便将那大蛇击落三尺开外,大蛇霎时皮开肉绽,血染地板。

      “客官,对不住对不住!”那店家正是个头发花白,身着补丁长衫的老头,一见此状,急忙取出角落的扁担,三两下将大蛇击杀,随后麻溜地将尸体挑了出去。

      “这畜生少说也有几十斤,没想到你这老头看似羸弱,力气倒不少。”唐仲惊讶道。

      “回客官,小老儿在这蜀南居住多年,常有蛇豹来犯,也就练成了一身本事。”店家道,“眼下蟒蛇已被打死,客官放心住店!”

      众人兴致大扫,哪里还还心情住店,便买了些干粮正要离开。这时忽见一旁的竹林后走出四五名头包白帕,背着枪戟的五毒弟子,他们矮身往案前一坐,随即高声招呼道:“老 板,上酒!”

      “好嘞!”店家急忙迎上前去,恭敬道,“几位客官,可再要来两个小菜?”

      男子瞥一眼唐小熙等人,道:“听说你们蜀中最爱吃什么癞**煎肉,速给兄弟们来上两道,正好尝尝几个滋味。”

      店家寻思半晌,笑道:“客官,蜀中哪里有蛤 蟆可吃?你说的莫不是田鸡?”

      男子道:“我道你这老头眼神精明,却没不想是个睁眼瞎,你看邻桌那几个满脸癞皮,獐头鼠目的,不是蛤 蟆是甚?”

      “这,这……”店家面上显出为难之色。

      不待唐小熙说话,身旁的唐凡便一拍桌案,暴起道:“你这蛮 子!休要出言不逊!”说着,腰间的斧头掷出,直直擦过那五毒弟子耳畔将木桌砸垮。

      几名五毒弟子登时跳起身来,转眼枪戟在握,其中一人道:“哟,唐家贼子这便急了?”

      “格老子!放你的狗屁!”说罢,唐凡气势汹汹地便向那几人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41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9-17 10:43: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  竹海拥道‍


      这厢两班人马枪斧交错,那厢店家小二抱头鼠窜,须臾之间,好端端的驿站便被已砸得七零八落。

      那几名五毒弟子武功虽不算高强,却十分难缠。但见唐凡举起斧头,脚步跨开,手中蓄势直劈对方,一招“鼎足三分”还未打出,却被身畔横空刺出的长枪一格,“当”的巨响在空中惊起。另外几名五毒弟子则分别紧疾攻其左右,你来我去,你攻我守,打的却是井井有条,招招见底,纵然再厉害的高手也经不住如此轮战。眼见几柄枪就要刺中胸膛,唐凡敏捷一跃,长枪倏然穿过她腋窝,正好将其架住。唐高飞和唐仲等人见罢,亦手持斧锏上前相助。

      唐仲长驱直入,八棱锏如走游蛇般将那帮五毒弟子扫开,他手臂一振,八棱锏痛鞭对手,身畔的五毒弟子横枪一挡,怎料此锏极为沉重,那人虽勉强挡下攻击,但因受不住唐仲刚猛的力道,险些被砸了个踉跄。

      “阿奎,当心!”另一名五毒弟子大喊道,银枪骤然挥向唐仲胸口,力道极快极狠,杀机毕露。虽唐仲躲闪及时,却也难免被那银枪划破前胸,血流涔涔。唐小熙见势不妙,情急之下抢身上前,右拳一握,登时有五枚锋利短刺从袖中透出,但见寒光一现,那短刺已如利爪般穿透了对方喉咙。那人血溅三尺,当即倒在地上不再动弹。另外几名五毒弟子见罢,皆被惊了一跳,不由地倒退两步。

      “你这唐门贼子,我杀了你!”那名叫阿奎的五毒弟子奋不顾身地冲上前来,欲同唐小熙拼命。唐小熙跃身飞踢其左腿,趁对方踉跄不稳之际,短刺划开他小腹,登时血涌如泉。

      另外几名五毒弟子见唐小熙的刺法无孔不入,无坚不摧,极难对付,一时间皆面如土色,急忙将阿奎扶起,逃之夭夭了。而倒在地上的唐仲浑身战栗,口吐白沫,转瞬便不再动弹。

      “看这模样,许是那枪刃上喂了毒。”唐小熙冷声道,“不过,入门几日便能将门中锏术用到如此地步,死了也算值得。”
      
      “师兄好走,我们定会为你报仇!”唐玉抹着眼泪哭泣道,而唐凡和唐高飞等人神情皆复杂不已。

      唐小熙看一眼众人,又道:“先去龙吟寺与唐恬会合,眼下救三爷要紧。”几人连连道是,付了店家银两后,便跨上马背,一路往龙吟寺奔去。

      龙吟寺坐落于竹海以北,因附近竹涛声声,恍若龙吟而得名。唐小熙等人来到山下,却见路边赫然有五名僧人的遗体,或头骨碎裂,或肺腑俱损,死相惨状。唐小熙脸色一沉,小心翼翼带人赶上寺中。此时已过晌午,寺院沉寂,一班唐门弟子正躲在树下乘凉,一见几人,纷纷迎上前来。

      “师姐,你们可算来了。”为首的那名女子面容英气,正是机括堂大弟子唐恬。

      “那些僧人为何而死?”唐小熙询问道。

      “五毒教的毒物盘踞竹海,我们驱逐不成,被逼得节节败退,近些时日皆在龙吟寺躲避,今日外出巡逻回来,便见这些僧人离奇死亡,原因不得而知。”唐恬道。

      “看他们的尸体,皆被拳掌所伤,这蜀南竟有如此奇力惊人者?”

      “兴许是五毒教之人作祟,”唐恬道,“师姐,看你们这行头,莫非在路上也遭遇了五毒教袭击?”

      “嗯,这竹海中的蛮 子神出鬼没,也不晓得他们在打什么鬼主意。”唐小熙道。

      “看他们的阵势,似乎想要侵占蜀南。”唐恬眸色深邃,“竹海地势广袤,被投掷于此的毒物大肆繁衍,以至于如今毒虫遍布,稍有不慎便会被咬伤。正是因此,周围的村民越来越少,竹海几乎快要沦为蛮荒之地。”

      “哦?听说你曾目睹五毒珠的下落,可知在何处?”唐小熙道,“前几日,三爷为赴老太太生辰之宴从江南赶回蜀中,不料遭那悬蛛护法毕言毒手,性命垂危。若没有五毒珠相救,只怕他性命不保。”

      “五毒珠就在那蛮人朗尔云身上,不过如今竹海皆被毒物包围,连个落脚之地也无。若不将毒物清除,抓住那朗尔云必定难上加难。”唐恬忧心忡忡道,“我们在此布防两月,虽将毒物清除大半,但手下弟子亦死伤不少,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趁着夜色偷袭对方。”

      “好,我们奉命来援,便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眼下便整顿队伍,养精蓄锐,待到黄昏时分再行动!”唐小熙命令道。

      “是!”

      黄昏时分,热浪涛涛,朦胧的光线笼罩竹海。不远处突然飞来数枚肉团,缓缓滚入竹林之间,登时一股奇香散开。四周随即响起窸窣之声,不消片刻,蛇、蝎、蟾蜍之辈蜂拥而来,纷纷争夺。一炷香后,因食用肉团而中毒身亡的虫尸漫山遍布。

      唐小熙和唐玉五人躲在暗处,又斩杀了几只死里逃生的毒物。唐小熙小声道:“这些毒物已除大半,短时间内想要赶尽杀绝实在困难,当务之急,还需将驻扎于此的五毒教众清除,避免他们再生祸患。”

      “嗯。”唐玉道,一群人正要离开,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那叫声又尖又厉,骤然划破夜空,便如鬼魅一般十分渗人。

      “不好,是唐凡他们!”唐小熙面色一沉,径直往竹林深处疾步而去。

      因毒虫分布极广,而竹海以西驻扎着五毒教的主要兵力,此番,为了将毒虫大面积清除,唐小熙便将二十余名弟子分作四队,自己率四名弟子前往南部,唐恬率六名弟子前往北部,唐凡等人前往中部,其余弟子前往东部。而那惨叫之声乃是从中间传来,兴许唐凡等人遇到了什么麻烦。此时月黑风高,周围弥漫着薄雾,叫人毛骨悚然。

      唐小熙一行人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因看不清四下,只得划燃火折子处处寻觅。此时竹海中部一派静谧,四处可见堆积如山的毒虫尸体,再往里去,唐凯、唐高飞五人的尸体皆入眼帘,或头骨碎裂,或肺腑俱损,死状十分狰狞,在这漆黑的夏夜中尤显骇人。

      众人皆惊,一名弟子更是吓得抖落了手上的火折子,火折子落处,一群食血蛛仓惶四散。

      “这,怎会如此!”唐玉大惊失色道,“唐凡呢?”

      唐小熙却未回答,仔仔细细检查了尸体一番,发现他们的死因与那几名和尚极其相似,她又在附近寻觅两圈,试图找到更多线索,谁知脚下忽被什么物什一绊,险些跌倒,她不由举起火折子一看,地上竟有把染了绿色汁液的斧头。这斧头乃是由玄铁打造而成,斧壁上雕刻着“唐”字暗纹,正是唐凡的斧头。而距离斧头两尺处,有一汪环形寒潭,潭中绿 波沉寂,深不见底,一如密不透风的铜镜倒映着天际那轮圆月。唐小熙心中一滞,随即探手去检查那斧头上的古怪汁液。

      “且慢,这东西好像有毒!”身旁的唐玉突然呵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41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9-17 10:45: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  幽深寒潭‍


      唐小熙被唐玉的惊呵之声吓退,只好捡起一片竹叶将那斧头上的绿汁刮下来,随即放到鼻前一嗅,一股腥臭之味登时扑鼻而来,那味道半似浓血半似药浆,却又带着一股子腐烂的气息,直叫唐小熙胃中一派翻江倒海。

      唐玉见唐小熙反应古怪,不由地也将那竹叶举到鼻前轻嗅,当即面如菜色,“哕”的一声对着寒潭干呕起来,怎料此时潭内忽地伸出一只大手,猛然拽住唐玉的脚腕用力一拖,唐玉整个人霎时跌落水中,她惊叫连连,便如雏鸟一般扑腾不已。

      “师妹!”众人大呼。

      “是……是水鬼!”旁边的弟子战战兢兢道。

      但见唐玉在仓惶之中摸到腰间斧头,急忙拔出向岸边一扎,好歹借力稳住身形,这厢唐小熙眼疾手快,已然抢身上前将她拽住,怎料那水中之人力气极大,险些将唐小熙一起带入潭中,另外三名男弟子见罢,急忙奔上前来帮忙。

      “右后方,快!”唐玉叫道。话音刚落,唐小熙手中寒光一现,短刺直射唐玉右后方,怎料水中黑影一动,短刺虽射空,但滚动的水波却将其行踪暴露,就在他躲向另一头时,唐小熙眼疾手快,短刺再次射出,正中对方手臂,登时骨裂之声大作,怎料那人却似没有痛觉,骤然一用力,唐玉连带唐小熙五人一同跌入潭中,水花四溅。挣扎之际,唐小熙发现那黑影正朝着自己逼近,不由借势猛踢,只觉踢到一个坚如铜壁的东西。手中短刺应声射出,再待细看,那黑影却早已不见踪迹。

      “晦气!”唐小熙低骂道,五人狼狈地爬潭岸,心有余悸。

      夏夜里,那冰凉的潭水将浑身暑气浇灭一通,唐小熙只觉后背生寒,且不说那水中的东西是人是鬼,仅凭其巨大无穷的力道,便知是个极难对付的家伙,而唐凯和唐高飞那几人兴许皆是死在此人手中。五人神情各异,唐小熙倍觉棘手,只得在岸边升起柴火,一来助众人将衣服烤干,二来则照亮四周,洞察机先,避免大家再度落入被动之地。

      “方才那黑影若是常人,定不能在水中潜游如此之久,可若是鬼魅……”唐玉的声音有些颤抖,却没有下文。因唐玉年纪尚小,胆量也小,经此一遭定是心神大乱,噤若寒蝉。

      “哪来那么多鬼魅,依我之见,乃是有人故弄玄虚,且不如在此多等片刻,指不定他就憋不住上岸了。水中与他周旋我们没有胜算,陆地之上可不一定。”唐小熙拨了拨柴火,宽慰道,“何况其余十五名弟子除毒已近一个时辰,眼下也该与我们会合了。”

      众人皆沉默,唐小熙见罢,又道:“唐玉,你和唐照一起,去看看唐恬他们到了何处。”

      “可是……”名叫唐照的弟子神色为难,“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

      “此处我们三人在,够了。”唐小熙道,“你们千万小心。”

      唐玉和唐照面面相看,兴许明白了唐小熙的用意,只得拿起兵刃起身离开。唐小熙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心里思索起如何将那水中之人引上岸来。谁料片刻之后,不远处突然传来唐玉的高喊:“师姐,这里有个人!”

      唐小熙一惊,急忙赶上前去,此时月光微明,照见那偌大的潭水中漂浮着一个身穿暗紫色短褂,身材健硕,面皮发白的男人!

      “是唐凡!”唐小熙道。

      几人七手八脚地将唐凡打捞起来,所幸其尚有微弱的鼻息,唐玉拖住他头部,唐照则将他腹中积水按压而出,但因唐凡受到重创,不仅肋骨断了三根,胸口淤青的也依稀可见,一条性命仍是危在旦夕。

      “咳咳咳……”唐凡被口中积水呛醒,他微微睁开眼看到背对着深潭的唐小熙,面色惶恐,嘴唇翕动,仿佛在说着什么极为可怖之事。唐玉急忙探耳一听,怎料唐凡说的却是:“小心……”

      与此同时,劲风过耳,一只巨大的拳头突然从身后袭来,唐小熙闪身一避,脚步跨开,一把握住那只大手,左手的拇指一屈,四指紧闭,一个手刀劈向对方腰际大穴。谁料那人丝毫没有痛觉,手上挣脱唐小熙的束缚,随即以极其刚猛的力道直袭她头部。唐小熙翻身跃起险险避开,这才看见男人身高足足八尺,岿然如山,而他光着膀子,正好露出此前被唐小熙刺穿的左臂,以及被砍伤的右胸,腥绿色液体涔涔淌下。

      “是药人,大家小心!”唐小熙突然惊惶道。

      曾听闻五毒教心狠手辣,其中最令江湖不耻的,便是炼尸之术——取天下奇毒制成药浆,再投活人于其间淬炼,毒药的入侵会使这些活人发生异变,从而通体带毒。这些尸人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一人便有抵御千军万马之力。但正是因此,炼尸难度极大,往往以失败告终,而这些炼制失败的人便成为药人,杀伤力虽不如尸人那般强大,但也不容小觑。如今思来,龙吟寺的那些僧人极有可能也死于药人之手。

      唐玉见唐小熙差点被击中,情急之下亦挥出斧头与其缠斗,另外三名弟子见罢,纷纷上前相助。因药人身体笨重,行动便不如唐玉等人灵敏,很快就被砍得皮开肉绽,绿血淋漓。但见唐照一枪直刺其双目,怎料那药人恼羞成怒,一击打落他的长枪,苍劲手掌握成拳头直攻其前胸,唐照登时被拍在地上,一时间地动山摇,眼见唐照就要窒息而亡,唐小熙趁其不备飞身上前,短刺霍然刺穿药人喉咙。那药人低嚎一声,踉跄之下倒地而亡。

      几人舒了口气,念及这一番打斗定会惊动附近的五毒教众,便急忙扶起唐凡和唐照要走,谁知竹海以西突然传出厮杀之声。

      “不好,许是唐恬他们踪迹暴露,快走!”唐小熙道。

      因竹海以西驻扎着朗尔云等人,唐小熙本打算将各处毒虫清除后,聚集众人一齐攻入,眼下却不知谁人提前交战,而唐小熙担心唐恬一行人的安危,不得不安顿好唐凡与唐照后,与唐玉等人赶去支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41

积分

超級版主

发表于 2021-9-17 10:45:4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节  进退维谷‍


      暗夜里,唐小熙老远便看见前方有两拨人影缠斗,一拨乃是以唐恬为首的七名唐门弟子,另一波则是十来名头包白帕的五毒弟子。一帮人刀枪相搏,血流如注。

      但见唐恬凌厉的长锏劈倒几人,随即却被穿刺如麻的枪戟围困,不知谁人一戟刺穿其小腿,使得她吃痛的半跪在地,而其余唐门弟子因寡不敌众皆身负重伤,情势极为不利。唐小熙见罢,抢身踏过枪戟,一腿横扫包围在侧的五毒弟子,短刺挥出划伤三人,唐恬终得解围,也不顾伤势,闷头配合唐小熙作战。

      此时,双方一打照面,唐小熙才发现人群中尚有昨日在驿站狭路相逢的阿奎等人,他们见到唐小熙,脸色骤变,许是心中后怕。因唐小熙向来骁勇,此番更是将药人杀去同门之仇尽数算在了他们头上。她一拳击退试图攻她肺腑的五毒弟子,短刺如影随形,登时划破对方胸膛,热血四溅,又几名五毒之人冲上前来,却被唐小熙一腿扫倒,随后遭唐玉几人制服。因唐小熙的来援,唐恬等人很快便击败五毒教众,险中求胜。

      “究竟发生何事?”唐小熙道。

      唐恬面色羞愧:“回师姐,我们在除虫之时听到中部传出打斗之声,本欲赶去援助,谁想却与五毒之人撞了个正着。如今行迹败露,想必很快还有五毒之人赶来,我们要早做打算。”

      “我明白。”唐小熙道,“可唐凡他们被药人袭击,死伤惨重,若竹海之中还有其他药人,于我们而言,乃是极大的威胁。”

      “药人?!可在此之前,我们并未见过药人的踪影,莫不是被谁连夜投放于此!”

      “不知,当务之急乃是尽快相处对策。”唐小熙道。

      唐恬思忖片刻:“听说药人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唯一的软肋便是火。”

      “火攻?”

      “嗯。”

      “眼下情势,一直拖下去反而对我们不利。既然如此,倒不如集合所有弟子,一鼓作气清除五毒残党!”

      夜色已深,万籁俱寂。唐小熙一行人埋伏在竹海以西,见不远处的竹屋中灯火昏黄,隐约有一抹人影在灯下看书,屋外仅两名五毒弟子把守,神情困顿,而四周却空空如也。

      “奇怪,朗尔云戒备如此疏松,莫非我们的踪迹还未暴露?”唐恬低声道。

      唐小熙也觉蹊跷,她朝身后打了个手势,队伍瞬间一分为三,左右两列包抄竹屋两侧,她和唐恬等人守在正面。随后便有数枚携着火球的长箭飞射竹屋,一时间星如雨下,把守在屋前的两名弟子因躲闪不及而中箭,倒下之前惊喊道:“敌袭!敌袭!”

      但屋内之人却并未出门查看,反倒推开窗有逃跑之势,唐小熙和唐玉等人见罢,急忙破门而入将其截住,谁料此人并非朗尔云,反倒只是一名普通的五毒弟子。就在这时,屋内“嗡嗡”之声大作,登时便有一群索命蜂犹如黑雾一般向众人袭去,两名唐门弟子未来得及躲闪,当即被蛰成筛子,昏迷在地。

      “有诈,撤!”唐恬道。

      一帮人慌忙撤离,谁料不远处竹浪翻涌,仔细一看,竟是数十名五毒教众齐齐赶来,其中还有六名药人。为首的男子身着短褂长裤,形销骨立,但目光却极其精明,他背着双手,显出凌人之盛气,正是朗尔云。其身为五毒教腾蛇护法桑川夏得座下弟子,精通毒术,为了侵占蜀地更是不折手段,竹海中大半毒物皆出自他的手笔。

      “唐家堡果真是一帮多管闲事的家伙,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朗尔云道,话音刚落,排山倒海的攻势便向唐小熙等人袭来,顿时杀声震天,被火球点燃的竹屋也灼灼燃烧起来。

      前后夹击之下,众人进退维谷,只得硬着头皮应战。唐小熙一马当先,飞身而出冲上前去,脚下巨大的力道顺势将两名五毒弟子踹翻,而她短刺挥出直透对方胸膛,一席动作行云流水。身旁劲风掠过,有药人攻其后背,被唐恬险险拦下。与此同时,双方人马缠斗不休,因对方人多势众,唐小熙一方显然落于下风,被逼得节节败退。而身后的索命蜂嗅到鲜血之后更显亢奋,几名弟子被蛰抱头乱窜,唐小熙见势不妙,抢身上前帮他们挡下五毒之人的杀招。

      “火!”与五毒之人打在一起的唐恬突然大声喊道。

      唐小熙见罢,趁唐恬牵制敌方的间隙,一把拽掉了对方的外衣。她将那外衣在夜空中挥舞一通,黑雾般的索命蜂顿时被卷走大半,她抢身将那团衣物抛入竹屋,顿时火光大作,摆脱了索命蜂威胁的唐门弟子总算振作起来。

      唐小熙心知五毒珠定在朗尔云身上,也不愿与他人再作周旋,遂飞身而上直取其死穴,怎料朗尔云横肘一挡,五指一屈便如鹰爪般直袭唐小熙面门,那爪式至阴至寒,力拔山海,竟是摧骨蛇爪,若非唐小熙跃开及时,想必早已殒命。

      朗尔云却紧追不舍,一爪又袭唐小熙脖颈,怎料唐小熙骤然一闪,爪力因来不及收回径直透入了其前方那名药人的后背。那药人咆哮不已,反身一拳击中朗尔云前胸,直将其震退三尺开外,口吐鲜血。唐小熙见罢,趁另外三名药人攻来之际飞踹檐柱,随即快速跃向一旁,燃着熊熊烈火的屋檐登时坍塌,猛然砸在了几名药人头上。

      朗尔云见状气愤至极,忍着重伤再运一爪直袭唐小熙小腹,一时间山呼海啸,飞沙走石,强烈的杀气直叫唐小熙避无可避。眼见那爪式就要击中唐小熙要害,谁料“扑”地一声,一柄极其锋利的长枪已然直透朗尔云胸膛。众人皆惊,抬头一看,却是唐恬一脸坚毅地拔出了长枪。

      原来朗尔云被药人击中颜面扫地,此番便是一心要杀唐小熙,但见他猛扑上前,门户大开,唐恬见罢趁机持枪而上,杀其不备,朗尔云当即双目圆等倒地而亡。唐小熙缓了片刻才想起搜他衣袍,半晌才找到那已浊气腾腾的五毒珠。

      见朗尔云身死,五毒教人心不稳,很快便被唐小熙等人制服,待将他们杀尽时,唐小熙一班人皆身负重伤,精疲力竭,而朗尔云的炼毒竹屋亦付之一炬。唐小熙语气深恶痛绝:“真是一帮难缠的家伙!”

      唐恬道:“药人已死,今后我们必定常驻于此,时时刻刻监 督着五毒教的一举一动。”

      唐小熙道:“嗯,眼下大家皆已受伤,先离开此地暂作休养。”

      “且慢,方才我见五毒珠浊气笼罩,想来应是被蛮 子破坏,药效已然磨损,若想将其恢复,还需以剧毒之物炼化一番。依我所见,那索命蜂针便是不错之选,你们回蜀中时,不如带上一些。”

      “好!”

      唐小熙赶回唐家堡已是三天之后,唐朔以索命蜂针、断肠cǎo在内的五种毒物将那五毒珠复原,唐辰思也因此获救,而其昏睡数日,身体酸乏,尚需静养。他睁开眼环视众人一番,口中虽连连道谢,失落之意却写满面容。

      唐朔猜他许是因未见唐什而心中苦闷,便道:“三爷,门主近日忙着调查灵山窟之事抽不开身,吩咐药记堂好好照顾你,这天山雪莲,便是他送过来的。”

      “有劳堂主费心。”唐辰思眸中一亮,踌躇半晌又道,“那日我们与五毒教狭路相逢并非偶然,乃是他们在酉阳等候多时,想来料定了我们会经过此地。”

      “三爷的意思是,回程路上有人监视你们,并提前将消息透露给了五毒教?”

      唐辰思不置可否,药记堂内顿时肃然无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1732.com官网|1732游戏论坛_网络游戏论坛_一起上啊! ( 蜀ICP备09a012676号-6 )

GMT+8, 2024-6-21 15:50

返回顶部